int(1506711) 深空彼岸 [442]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时代变革初显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442]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时代变革初显

[442]第四百三十九章 大时代变革初显

“你这样不是坏事,夯实了根基,早先的道行多少有些虚浮。”王煊安慰陈永杰。

“有道理,正好巩固下。”老陈点头,最近他突破得相当猛烈,快得很离谱,确实需要驻足,欣赏下沿途的风光,为的是下一次更好的远行。

当然,和王煊比的话,他还算和风细雨,他只是在与历史上的一些人做对比。

八百里外的荒山中,剑仙子有造化真晶在手,可还是被震的缩小了一些,气鼓鼓,瞪着大眼睛,拿着一柄小剑在地上作画,素描一副熟悉的人形图,而后戳了又戳。

也正是因为早有预料,王煊心虚的没敢来看她,还是让这个小东西冷静下吧,免得见面后就和他“练剑”。。

“王煊,是你,一定是你,又在摇我,震我。你是什么怪胎啊?烦死了,成心让我长不大是不是?”

……

王煊以冷水冲洗身体,全身晶莹,有奇异的光辉流动,那是生命上限提升所致,十一段确实很特殊。

不过,在他稍微运转经文,以秘法遮掩后,他就又回归正常了,不想过于与众不同,但皮肤……确实好的过分。

他换了一身练功服,将茶果给了陈永杰一大把,示意他什么都别说,回头闭关,参悟不透经文时,再去慢慢泡着喝。

“我……去!”陈永杰震惊了。

“悄摸摸去给剑仙子送些茶果!”王煊说道,又取出一把,递了过去,小东西还是可信的。

“你自己怎么不去,怕被毒打吧?”

“现在,她不见得能打过我。”

王煊离开此地,去安城走了一圈,想了解超凡上限下压后的动静,不可避免地来到黄铭的谪仙茶斋。

出乎他的预料,各方都很平静,甚至可以说,麻木了,人们远没有以前那么惶恐,接受了现实。

黄铭招呼他,送来好茶,道:“有什么可怨天尤人的,既然注定要平凡,随便老天怎么去震,反正我彻底躺平了!”

“我也躺平,啊呸!”周青凰是这里的常客,刚说到这里,觉得不够清新文雅,连忙改口道:“我命由天不由我,无力改变现状,那就顺其自然吧!”

不远处,顾明曦正在和周诗茜低语,商量着请她代言,顾仙子要和周青凰成立一家美妆公司。

“连你们都要做生意,向商业靠拢了?”王煊讶然,这次出来后,给他的感觉很复杂,神话生灵都失去了心气,没有人再愿对抗超凡寒冬黑夜的到来了,全都放弃挣扎。

“没有办法,理想总被现实打败,既然对抗不了,那就顺应大势吧。”有人开口,带着几许遗憾,但是,佷快又和身边的人热络地谈起了生意规划。

一位年老的超凡者开口道:“超凡的落幕,是大宇宙的选择,成为历史更迭过程中逝去的斑斓泡影,即便再不舍,也只能学会接受现实。除非,选择和大幕一起熄灭,聆听仙界最后的葬歌,和它共同赴死,不然你我只能顺应现如今不可违逆的大势。”

“是啊,大势如此,谁能阻挡历史洪流滚滚涌动之力,会被碾压成齑粉,死无葬身之地!”有人叹道。

看得出,他们心也有不甘,但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放下这一切。

又一人开口道:“既然选择活着,不随仙界共葬灭,那么只能适应这个充满变革的大时代,好好地生活比什么都重要。超凡成为历史,你我都需要放平心态,工作,安居,要从现在开始了,但愿未来能给人新奇和希望,而不是悲惨的活在旧土和新星的角落里。”

王煊没有出声,坐在那里,默默地喝茶。这次破关,他立身在神话边荒尽头,原本还很喜悦,意气风发,想与对头一战,想调查恶龙,剪除他留在现世的力量,可是现在,他却有些意兴阑珊。

这不是他心中的超凡世界,现如今神话一去不复返了,所有人都已经失去斗志,在遗憾中放弃原有的路和追求。

很多超凡者正在努力适应与融入平凡生活中,这让王煊出神,他所追求的这一切是否真的要成为一场空?

他心中的超凡世界,举霞升空,寻仙求道,只是寻常事,平日间修士可入日月,可驭龙进广寒宫,可远行赴瑶池盛会,宏大的仙界广袤而绚烂,仙缘无数,珍奇异兽,神药净土,无边无尽。

更应有多姿多彩的仙道秘境,奇异领域,等待探索,可以有剑气冲霄的竞逐与对抗,也可以有炼药千百年的圣土,可实现少年心怀激荡的各种梦想。

就像那些传说,少年心存热血远行,除妖降魔,踏过无垠的洪荒大地,有激烈的争斗,在与各路奇才的对抗中成长,见证一个真正仙道文明的宏大与历史厚度。

王煊摇头,儿时曾经的一些念头,现在看来不可能实现了,待他长大,如今真的成为超凡者,仙道腐朽了,超凡世界崩灭,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这是一个剧烈变革的年代,所谓的超凡梦,现在看来,有些不切实际,哪里还有那宏大的世界让他去体验,让他去经历。

现在看来,那多姿多彩的仙界文明,有些单薄了,苍白了,即将成为墙壁上染满尘埃的陈旧画卷。

“真不甘心!”有一位超凡者趴在了桌子上,然后,寂静无声了,在掩饰泛红的眼圈,他们的时代一去不回了。

甚至,部分人在担忧,深空中的超级战舰回归后,他们这些人是否会被针对与清算。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以后就是商战了,生意往来,最差就是去摆摊,卖苦力,实在不行,为一些科研室提供血液,供他们研究,在这个时代怎么也饿不死人。”

有人意志消沉,但更多的人,调整很快,在谈各种规划,什么移栽仙界的果树,培育新品种等,什么开养生馆,为人延寿。

谈到后来,一些超凡者兴致很高,愿意彼此合作,相互帮衬,共同找人投资等。

魔四坐在一个角落里,很沉默,一杯又一杯地喝茶,一句话也不说。他是一个纯粹的修行者,一直在抗争,不愿熄灭心中的超凡之火。但是,在这个时代,神话末年,滚滚红尘大浪拍击下来,他挡不住了。

他感受到了深秋万物凋零的萧索,他缓缓起身,略显孤单的远去。

“我心中的超凡世界,还没有来得及去探索,就要消失了,灭亡了。”王煊轻叹,他破关了,但是现在心绪却难以平静,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凉意。

他在皱眉,大时代变革确实到来了,哪怕他有信心有路可寻,可是,在很长的时间内,多半改变不了大趋势。

历史上,那么多神话文明,有信心的人何其多,在那些文明中,连超绝世都死绝了,也没见谁真个改变结局。对于超凡者来说,万古长夜黑暗无边,偶尔闪耀与流逝的那一点亮光微不足道。

他是否要未雨绸缪,为自己准备一条后路?如果他真的在未来沦为平凡,可心中的梦不熄,还想继续,没有资本,没有底蕴怎么能行?难以维持那种恐怖的消耗。

可是,一旦开了这道口子,他又怕在信心上撕裂一角,会让自己心有迟疑,信念不够坚定。

“即便沦为普通,再无法力,没有超凡手段,我也不至于饿死,让我放弃超凡路,绝对是不甘心的,肯定还要探索。多少还是防备一下吧,不是动摇信心,而是应对枯竭时代必要的准备。”

王煊在茶斋中,听着超凡者们的谈话,全都在谋生存,求发展,舍弃了修行路,在追求现实的一切。

这有什么错吗?没有,很理性,本就应该如此。可是,身为局外人的王煊,却有种孤独感,深深叹息,超凡世界覆灭,他竟有种难言的情绪,似乎比那些人还甚,心底有几许苦涩。

“未曾见证璀璨,就要失去,未曾屹立绝巅,就要和黑暗一起沉沦于深渊,在这个大时代中,要亲历它的没落。宏大的仙界,绚烂的神话文明,不知是永别,还是暂时远去,即将要说再见!”王煊起身,也离去了。

方雨竹、妍妍、张道岭、冥血,通过古飞船传回的信息,已经告诉王煊,他们远去,是为神话最后一搏,但没有多说。

“这个时代,还在走这条路的人不多了,除了幕天境界的人,其他超凡者几乎都放弃了。”王煊心情沉重。

“是否会有那么一天,我这个现代人,成为最后一个求道者,连大幕后归来的所有人都放弃了,而我是仅存的还在苦苦追寻超凡路的人,一个没落者,一个独自在寒冬黑夜摸索向前的人?”他自嘲。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就实在太可悲了,意味着,所有人都失败了,列仙都放弃了,看不到一点希望。

若是那一日到来,长此以往,他身边的人多半都有可能不理解,在那样的大背景下,只有一个踽踽而行的人,那也只是个人的选择,当大时代浪涛拍击下来,更多的是残酷和现实。

“趁我现在还有力量,去做一些事,接赵女神回家,接吴茵回来。”王煊决定进入深空了。

感谢:梦回玄洲,谢谢盟主支持!

深空彼岸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