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6845)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615]第615章 615番外(二)豁出去了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615]第615章 615番外(二)豁出去了

[615]第615章 615番外(二)豁出去了

第615章615番外(二)豁出去了

阳春三月,正是一年风光最好的时节。

沈月华和萧玉宸去了一趟云城,姚家。

当然,还跟着老爹沈长奇。

姚家要嫁女,沈长奇本就是要去的,后来一听说萧玉宸要微服一并前往,就更是放心不下,恨不得时时刻刻把沈月华守着,生怕他一个看不住,让那臭小子占了他家丫头的便宜。

所以,萧玉宸原本想着,这一路可以跟卿卿你侬我侬,游山玩水增进感情的,结果两人之间硬杵了一个沈长奇,萧玉宸哭笑不得,却也没有办法。

谁让他是他岳丈大人。

他还想跟卿卿走得更近一些,就只得等成亲之后,把人拐回家了再说。

这一趟的出行倒是格外顺利。

姚家二丫头姚芸被风风光光嫁出去不说,大姑娘姚柔同显国公府世子陈誉成功订婚,原本外人并不看好,但据说归隐山林久未露面的显国公竟亲自出面,再加上有年轻的皇帝亲自保媒,这婚就这么定下来了。

就连姚家三个姑娘中,最不打眼的姚婉,也定下了忠勇侯萧玉峰。

一时间,姚家的风头无两。

外人看得眼热,姚家人却有些惴惴不安。

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的道理,姚家人自是明白,但好在姚望舒如今官职不显,也不算是身居要职,再加上这次萧玉宸竟然亲自来了姚家道贺,原本他们还担心沈月华进宫会受委屈,但将萧玉宸对沈月华的情谊都看在了眼里之后,便也就放下了心来。

姚建安便是在这时候提出放弃参加科举致仕的。

他虽有经世之才,但并不喜官场那一套做派,比起为官,他更喜欢做学问文章,以前,他有心参加科举为了在朝堂上立足,是看出了顺庆帝对将军府的忌惮,想成为沈月华的助力。

如今看来,他若抓权柄,反倒会成为沈月华的拖累,如今大半个朝堂都跟沈家有关,即使目下有帝王的信任,满朝文武无人敢说半个字,但谁能保证以后会如何?

所以,他选择退了回来,就在姚城这一方天地,安心做学问。

只是可惜了他这一身才华,沈月华劝过他,萧玉宸也对他颇有赏识,但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决定,才给东楚成就了一位流芳百世的大儒。

当然,这是后话。

姚家二姑娘的婚事过后,沈月华原是按照约定等着苏大夫来姚城,然后一并去见苏绣娘的。

但是,她并没有等来苏大夫。

沈月华才知道,当初在北齐都城城门口道别的时候,苏大夫那一句来年再见,不过是一句祈愿,愿盼得她能平安。

这次来姚城的是赵瑾皓。

他此来有两个任务在身。

赵瑾皓已经扫除了北齐一切不安定的因素,这次叫赵瑾诚来,自是让他护送苏绣娘回北齐去。

二则,是带着和亲的目的。

这是上一次赵瑾诚把萧玉宸的那一番话带回去之后,赵瑾皓给的答案。

虽然让沈月华惊讶不已,但一想到放在萧玉宸和赵瑾皓身上,好像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两人都没有扩张领土的打算,只盼着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然而,东楚和北齐的仇怨由来已久,尤其是两边边境的子民,更是对对方深恶痛绝。

想要消除这几乎根深蒂固的仇恨,让百姓放下芥蒂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亲。

当和亲的对象,还是北齐帝重视的齐王赵瑾诚,让百姓们看到了两国君王修好的决心,这仇怨自然慢慢就解了。

只是,东楚这边,该选谁去,倒是个问题。

在听到这件事的第一时间,沈月华脑子里跳出来的,是萧雪柔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原先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人还有可能的一天。

只是,再转念一想,靖王可是杀害了赵瑾诚亲妹妹的元凶,他未必就能放下这芥蒂不说,再有,萧夫人也未必就舍得放萧雪柔走。

他们一家子出了那么多事,如今好不容易娘仨在一起过上了平静安康的日子,要让萧雪柔远嫁到北齐……这一辈子可能都再见不着面,莫说她了,便是一般人家都不可能答应。

更何况,萧雪柔还是那般怯懦柔弱的性子,便是就近嫁给其他人,都让人放心不下,更何况是远嫁北齐。

所以,沈月华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去琢磨其他的人选。

只是,这件事到底要你情我愿才行,沈月华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跟萧玉宸商量之下,决定等带着赵瑾诚回京之后,先看看朝臣的意思。

若有哪家姑娘愿意,赐公主的封号,再送去和亲便成。

回京之后,萧玉宸也就这样传了下去。

隔天便有不少朝臣准备带着自家的姑娘进宫赴宴。

而沈月华的廷芳院一早便有客来了。

在她的预料之内,果然是萧雪柔。

不过,她以为小姑娘会哭哭啼啼的来找她诉苦,或者拿主意的,但是没想到,一见面,萧雪柔便对着她跪了下来。

“清宁郡主。”

她的眸中一片水波潋滟,将哭未哭的模样,看得人心疼。

但此时,她的眼神却一改往日的怯懦,格外坚定。

不等沈月华开口,她已经笃定道:“让我去和亲吧!”

沈月华:“……”

她没想到,萧雪柔一开口,就是这般笃定的语气,要知道,往日里这小姑娘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软包子。

一碰就会哭的那种。

但似是看出了沈月华的诧异,萧雪柔咬了咬唇,垂眸道:“我想,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唯一一个能够嫁给他的机会了。

话音才落,之前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但这一次的萧雪柔却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果断和勇敢。

“让我去吧!”

她是真的喜欢赵瑾诚,而且过去了这么久,也都没能将他放下。

她知道,错过了这次……她一定会抱憾终身。

一想到这里,什么脸面和羞耻,统统都被她抛去了爪哇国。

她只想立刻马上把这件事定下来。

沈月华扶了她起来,盯着她的眸子瞧了半响,最后皱眉道:“可是,你阿娘……”

闻言,萧雪柔摇了摇头,红着眼睛道:“我阿娘已经同意了。”

虽然不舍,但最后选择支持她。

用她阿娘的原话来说,再没有比嫁给自己心心念念之人更美好的事情了,婚姻大事就不能凑合,若她执意拦着,让她错过这次机会,将来许给其他人家,很可能促成一对怨偶,比起不舍来,她更希望自己女儿幸福。

说服了阿娘之后,萧雪柔第一时间跑来了沈月华这里。

萧雪柔又一头磕下,掷地有声道:“还请月华姐姐成全!”

沈月华想要拉她起来,这一次她却执拗的跪在那里,不肯起。

沈月华只好挑明道:“可是,这件事到底也要你情我愿才好。”

若萧雪柔只一腔热血的扑上去,而赵瑾诚那边因着那一层血债的关系,而拒绝接受她呢?

沈月华的话音才落,就见萧雪柔摇了摇头,她抬起眸子来看向沈月华道:“月华姐姐替我着想,我自是知道的。”

“但是,我也想过了,他既能来我们东楚和亲,就说明在北齐没有他想要娶的姑娘。”

“既然他还没有喜欢的姑娘,而他这次又必须要从东楚娶一个回去,那这个和亲的人选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

“他跟我说过,不会把我爹的造下的血债算到我的头上,这就说明他恩怨分明……至少……并不因此而恨我。”

“我想要嫁给他,如果他当真没有半点儿触动,我也就当是替我爹赎罪了,无怨无悔!”

如果他能对她有那么一点点的心思……

萧雪柔不敢再想下去,那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奢望。

她现在只希望他不要拒绝她就好了,让她能有机会陪在他身边,哪怕就这样守着,她也甘之如饴。

她性子怯懦,这一番话已经用光了她这辈子所有的勇气,说完这些话,萧雪柔的脸都要红得滴出血来。

她甚至都不敢去看沈月华的眼神儿。

如果这时候,她能抬起头来,定然能看到沈月华眼底划过的一抹狡黠的笑意。

“其实,你说得很有道理。”

沈月华笑了笑,目光从萧雪柔身上移开,看向院门口,意味深长道:“喜欢一个人,机会难得,当然要去争取,要不然可不要抱憾终身?”

说着,她语气一顿,突然挑眉道:“连一个小姑娘都能看得这般透彻,不知齐王殿下意下如何?”

沈月华就知道萧雪柔放不下赵瑾诚,所以才决定帮她一把,在她来之前,提前叫了萧玉宸带着人过来。

让他们知道彼此的心意,能撮合在一起自然最好,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把话说开了,也省得日后留下遗憾。

沈月华的话音才落,原本羞得连头都不敢抬的萧雪柔如遭雷击,愣在了当场。

这时候,她才听清楚,院门口响起两道脚步声。

旋即,才听那道几乎要刻进她骨子里的声音清冷无波道:“原来,陛下邀我来,是为此事。”

一身玄衣华服的赵瑾诚款步而来,他没有表态,整个人如一树寒梅,清冷孤傲的在萧雪柔身后站定。

而随着他的脚步声,他说话的声音落下,萧雪柔的一颗心也跟着跌入谷底。

他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但听到这话,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虽然怪不得他,但一想到她都豁出所有做到了这般,他还是这般冷漠拒绝,一刹那,从未有过的羞耻和酸涩吞噬了她的理智。

继续留在这里,也只是自取其辱……

萧雪柔甚至想都来不及细想,她蓦地站起身来,胡乱对身后的人服了服身子,强忍着哽咽道:“既如此,打扰齐王了,我这就……这就回去了……”

说完,萧雪柔提起步子,甚至来不及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胡乱辨了个方向就要跑开。

然而,她越是慌乱越是无措,这双脚却越不争气,一脚下去,也不知道踩了什么,她脚下一滑,整个人都重重的跌了下去。

一想到自己丢尽了颜面不说,还要摔下去出尽了丑态,那刹那,萧雪柔索性闭上了眼睛,想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下一刹,预想中的钝痛没有传来,倒是她的腰际一紧,整个身子突然被人直接从腰际挠了起来。

待她的双脚再一次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地上,萧雪柔都还没有回过劲儿来。

她愣愣的睁开眼睛,一抬眼便对上那剑眉星目,如画中走出的轮廓近在咫尺,她的心跳在那一刹那都快得不受控制。

但好在她还有一丝理智,动了动唇,正要为自己的莽撞道谢,然而,又惊又怕又诧之下,萧雪柔才一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个字音,喉头突然一痒:“啊嗝……”

萧雪柔:“……”

她还是装死算了!

她哭过之后,一紧张就会打哭嗝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下一瞬,耳畔便响起一声轻笑。

那清冷如玉的人,面上亦带着柔和的笑意,他低头看了看萧雪柔,又转头看了看还在等着他答案的萧玉宸和沈月华,最后朗声道:“好。”

那个字音落下半天,萧雪柔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她眨了眨眼睛,转头正要向沈月华求助,却听身边响起赵瑾诚的声音:“带我去见见未来的岳母和大舅哥吧。”

萧雪柔:“……”

她蓦地睁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哭嗝儿又一次不受控制的,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

萧雪柔:“……”

那一瞬,她只觉得头皮发麻,什么也顾不得了,抱着脑袋就往外跑了开去。

赵瑾诚笑了笑,转头对萧玉宸和沈月华抱了抱拳之后,也跟着追了出去。

待两人走远,沈月华才转头看着萧玉宸道:“真好。”

萧玉宸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拉起了她的手,满眼深情:“卿卿,他们的婚事都定下了,那我们呢?”

闻言,沈月华挑眉,哼哼道:“你不是已经让礼部和钦天监那边在准备了,又何必来问我?”

沈月华毫不怀疑,只要她这边一点头,大红的花轿第二天一早就会停在将军府门外,萧玉宸会十里红妆的将她娶回去。

不管是明里暗里,萧玉宸早已经都将一切准备妥当,就等她这边点头了。

萧玉宸笑了笑,捏了捏她掌心,宠溺道:“那也要你点头不是?”

沈月华本也没想拖着,她不过是句玩笑话罢了。

年后,按规矩,萧玉宸就该选秀扩充后宫的。

朝臣们的折子递了一本又一本,都被驳了回来不说,在上个月,萧玉宸甚至力排众议,还直接下了一封诏书,废除选秀,虚设六宫。

这些日子,为了这件事,朝臣们的唾沫星子都要将太极殿给淹没了,然而,萧玉宸不为所动不说,还将嗓门儿叫得最高的大臣给打了三十大板,并扬言若有人再议,直接提去午门,至此才没人敢张罗着选妃的事情了。

但越是这样,立后的事情才越发刻不容缓。

不要后宫不要紧,但可不能连皇后都没有,皇后和子嗣关系着东楚的江山社稷稳固。

莫说那些老臣,便是跟着萧玉宸一路厮杀出来的心腹们,也都要跳脚了。

这些,萧玉宸从未对沈月华提起,他只一个人将这些压力扛了,耐心等着沈月华。

知他如沈月华,又怎么忍心让他一个人扛下所有,只要他一心一意的待她,哪怕前面刀山火海,她也愿意同他携手,共担风雨。

他曾为她忍辱负重,一路踏刀山跨火海扫除一切魔障,也曾为她山河拱手,不顾生死,护她周全。

曾听人说,这世间温柔,不过是芳春柳摇染花香,槐序蝉鸣入深巷。

可对沈月华来说,万物不及,他深情一笑。

“宸哥哥,我们成亲吧。”

话音才落,那一刹,萧玉宸的眸中光亮宛若星河璀璨滚烫。

他拥了沈月华在怀,万般珍重道:“好。”

只一个字,已经包含了他所有的承诺。

从八岁至今,他终于等到了他的小姑娘。

(本章完)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