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28712) 左道问仙 [2]第二章 缘起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2]第二章 缘起

[2]第二章 缘起

随着话音落下,身后响起一阵木棍点地,拖着鞋走路“沙沙”的脚步声。

少年转身看去,一怔,认出了眼前的人,这正是和自己一起逃难过来的丁婆婆。

这一路上十几天时间,丁婆婆对原主刘蛋蛋很是照顾。原主也是对丁婆婆很有好感,因为这丁婆婆时不时拿出少许吃食赠予原主,对于一个十二三岁嘴馋的孩子,尤其食物缺少的情况下,是很有诱惑力的。这使得仅仅几天时间,原主刘蛋蛋便把丁婆婆当成了亲人看待。

刘蛋蛋和村里赵二狗,丁小蛋,李三炮,朱大胖等名字一样,取的名字简单好记,俗称贱名好养活。

随着刘蛋蛋的回忆,丁婆婆慢吞吞的靠近了身前。

“蛋蛋呀,饿了吧,婆婆这还有点吃的,拿去吃吧。”丁婆婆说着,打开油纸包裹的半块干饼,不待少年开口,塞到其手中。

“明天便要分别了,婆婆我挺喜欢你这孩子的,本想带着你一起走的,不过婆婆老了,也不知道能活多久,怕投奔到了亲戚那遭人嫌弃,连累你,就此分别吧,临走时送你件礼物留作念想,不要拒绝啊。”

丁婆婆说着把背后的袋子放下,摸索着从里面掏出两个布娃娃。

布娃娃是一男一女两个可爱的小孩,精湛的手法缝制的格外细腻,五官精致漂亮,双眼点缀的是两个不知名漆黑发亮的宝石,双手五指分明,男孩身着青衣,女孩穿着粉色裙子,发丝随着干枯双手的递出柔滑的甩动,衣服布料也煞是好看。

看着宛如金童玉女般的布娃娃,少年欲言又止。毕竟制作这东西一看就花费了很大心思,但是不要又怕老人伤心,正犹豫不决。

似乎看到了刘蛋蛋的心里,丁婆婆一手一个拿着布娃娃再次一递催促着:

“选一个吧。”

少年不再犹豫,伸出双手接向丁婆婆手里其中一个布娃娃,是男娃娃。

他想毕竟自己是男孩,要是拿着个女孩样子的布娃娃让人看到会尴尬。丁婆婆见刘蛋蛋伸出双手,慈祥的笑着,把娃娃放到刘蛋蛋手中。

少年轻握布娃娃,突然手中一阵刺痛,不禁缩手,布娃娃掉地。

几滴嫣红的鲜血流出,不小心滴在上面!

“哎呦,蛋蛋没事吧,都怪婆婆,年纪大了记性不好,绣完这娃娃怎么忘把针拿回来了。”

丁婆婆看着刘蛋蛋中指指尖被扎破,满脸自责。

“没事,没事,就扎了一下,您看已经不出血了。”少年连忙说到。

随即弯腰捡起地上的娃娃,吹了吹,可惜上面沾了几滴鲜血,再加上地面有些泥水,娃娃脏了。

“拿着这个吧,你手里的给婆婆,婆婆回去好好清洗下。”丁婆婆看到男娃娃脏了,把手中的女娃娃塞到了刘蛋蛋手里,顺回了男娃娃。

“不早了,休息吧,明天还得进城,婆婆我先走了。”

不等少年回答,丁婆婆背起布袋,拿起拐杖,拖着鞋底“沙沙”的转身离去。

目送丁婆婆离去,少年把布娃娃放进随身口袋,然后转身看向老道。

只见老道盘膝坐在石头上缓缓睁开双眼。

“刘蛋蛋拜见道长,敢问道长所去何处?可否捎带一程?”少年行礼。

“你可是想拜贫道为师?”老道面露微笑,摸着胡须,摇头望天突然问道。

???

少年挠头,心想:我也没想拜你为师啊!我就是觉得,自己一个十二三岁的身体在这里不好混,想傍个人而已。要是这老道真有本事,以后有的是法子拜师,要是个江湖骗子,自己也可寻找时机离开……

“道长,我是想……”

没等少年说完,老道开口又说:

“贫道见你孤身一人,小小年纪不忍你流落街头受苦,便勉为其难留你在身边做个童子吧,也就算是记名弟子。”

“谢道长!啊不,谢师父!”少年无奈起身行礼。

“歇息吧,我们明早进城。”说罢,老道盘膝而坐,闭上双眼。

天边泛起光亮,鸟鸣声此起彼伏。两轮太阳一东一西同时缓缓移动,大的为东方,小了一圈的为西方。

随着“吱呀呀”的声音响起,厚重的城门慢慢向两边推开。一队队身披铠甲,列队整齐的士兵冲出,列队守向城门。紧随其后更多的士兵鱼贯而出,挡住蜂拥而至冲向城门的难民。

“我是太守的侄子,快让开让我进去!”

“你家将军是我们村出来的,我是胖大海,快去通报你们将军!我是他老舅!”

“宫中魏公公是我干爹,快让开!”

各种嘈杂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士兵们无动于衷。

“肃静!大家列队登录在册后方能进城,不要吵闹!”

“肃静!大家列队登录在册后方能进城,不要吵闹!”

……

士兵身后架起一座临时高台,一位身材魁梧,腰悬环刀的将军大声喊着。声音扩散,近者听着震耳欲聋。

如此几遍后,吵闹声瞬间变小。但是不过片刻后,“嗡嗡”的议论声响起,逐渐扩大,叫喊更加杂乱,士兵有隐隐控持不住的感觉。

将军环视四周,走下台去,来到士兵前方,猛然把几个靠前叫嚷的拉进。拔刀,抬刀,晃眼的银光落下,一气呵成,鲜血四射。五刀,五人枭首,随即被士兵挂在城门,嘈杂的声音瞬间安静下来。

“最后说一遍!大家列队登录在册后方能进城,违者,杀!”

将军上台巡查,环视四方。

片刻后,又有士兵出列,分别指挥难民列队,走向一个个木桌旁记录在册。

“这将士倒是杀伐果断。蛋蛋,随为师列队去……”老道起身赞叹一声。

“师父,是不是该给我起个什么道号啊?”少年扭捏的问。

“你个小童还想要道号?恩,也是,出来行走不像在村里,总叫你蛋蛋、蛋蛋的也不好,让为师想想。”老道沉吟片刻,摸着胡须随后说道:

“在这茫茫人海相遇是你我师徒缘分,蛋又与圆相近,就叫刘缘吧!”

少年喃喃道:“刘缘?留缘?”

随后起身行礼:“谢师尊赐名!”

自始自终,师徒二人从未提起那腰间布娃娃。

左道问仙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