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1012) 退下,让朕来 [408]408:我要三万十乌首级(四)【二合一】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408]408:我要三万十乌首级(四)【二合一】

[408]408:我要三万十乌首级(四)【二合一】

“吾隐约记得虞主簿并非独子?”

褚曜这问题将虞主簿问得一头雾水,但他捏不准对方想搞什么,只得见招拆招,顺着答道:“嗯,家中尚有一胞兄。”

虞主簿有个双生兄长。

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水平,双胎少有全部养活的,不是母体难产一尸三命便是生下之后因为种种缘故早夭,双胎历来被视为不详。虞主簿这对兄弟倒是幸运,全活下来了,只是他们生母因为难产伤了根本,无法再孕。生父便将所有精力都倾注在这对兄弟身上。

虞主簿的兄长性情温和木讷。

平生也没什么大志向。

只想安心经营家业侍奉双亲。

虞主簿却不同。

不甘心拘泥于小小天地不得志,若不出去搏一搏,日后最多也只是当个地方小吏。仍是少年的虞主簿便收拾行囊,跟随同乡好友出去闯荡。最初还能跟家中稳定联系,之后世道又乱,家书便珍贵起来,虞主簿遭逢麻烦,父兄为躲避战乱搬家,完全断了联系。

再想联系,犹如大海捞针。

虞主簿安定后,找人找了数年没进展,没多久褚国被灭国,彻底没希望。

褚曜刻意提这个作甚?

莫非——

他在何处见过自己兄长?

虞主簿心下一动,生出期待。

褚曜接下来的问题似乎要印证他的猜测:“虞主簿与胞兄可是极为相似?”

“老夫与兄长一母同胞,相貌足有十成相似,若非极其熟悉的亲人,几乎认不出来。怎么——无晦可是在哪里见过这么个人?”他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期待。

褚曜淡淡道:“这倒是没有。”

虞主簿的期待瞬间落空。

他压下内心的失落,暗道对方缺德,拿这事儿欺负他一个老头子。

“不过——”褚曜话锋又转。

虞主簿急忙问:“不过什么?”

跟他比起来,褚曜倒是很从容,甚至有功夫用余光去观察虞紫——这孩子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话题中心,正将全副心神放在主公身上,寸步不离。

褚曜道:“不过,倒是碰见一个跟虞主簿眉眼有几分相似的孩子……”

虞主簿一听这话,没了兴致。

天底下容貌相似的人多了去了。

又不是长得像就有血亲关系。

褚曜慢悠悠道:“此人,亦姓‘虞’。”

虞主簿琢磨出点儿不对劲的味道。

他不了解现在的褚曜,还能不了解以前的褚曜?十几年过去,这厮饱经风霜摧折,心思只会更加深沉内敛。若没点什么,不会突然跟自己扯这么个“孩子”。

虞主簿干脆单刀直入。

闲谈叙旧般笑着道:“这倒是极有缘分,莫非是兄长那一支的直系弟子?”

褚曜没回答,但神情却严肃起来。

虞主簿看着他明白了什么。

“真是兄长那一支的?”

算算年纪,该是孙辈了。

于是忙追问:“何地何时见过?”

不怪他情绪这么激动。

他是一只离家多年且找不到回去路的孤雁,天地浩渺却无血亲相伴。多年前,曾有妻儿相伴,但他们一个难产身亡,一个幼年夭折,他至今仍是孑然一身。

跟随主将这么多年,除了二人同病相怜这个原因,还有一部分便是移情了。主将对他而言是学生也是半子,他们是彼此在乱世之中的亲人,情同父子。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

谁知还能听到胞兄一脉的消息!

虞主簿如何不激动?

但,再激动也未表露出来,唯有寥寥只言片语泄露他的真实心境。

“这……”褚曜此时却面露为难。

虞主簿可不会轻易钻套。

他神情平静:“莫不是不在人世了?”

若是这样,倒也正常。

生死别离在这世道本是常态。

“也不是,只是其中经历颇为曲折,虞主簿上了年纪,怕您气出个好歹来,褚将军那边会不好交代。”在虞主簿狐疑眼神中,他冲虞紫招手道,“微恒,过来。”

听到自己的声音,虞紫下意识扭过头看来,露出一张微微偏黑的脸。

为了让自己看着不那么白净,虞紫每日都有刻意将自己肤色弄黑,再加上没有刻意打理修眉,乍一看还真像是个略微秀气的少年:“是功曹先生唤小子?”

“嗯,过来。”

虞紫有些受宠若惊。

是真的受宠若惊。

她是混市井长大的,最擅长察言观色。褚曜待自己不算恶劣,但也不算友善,周身透着股说不出的疏离。若说对方怎么讨厌自己又不像,她跟着林风一起蹭课,对方也是尽心尽力地教导,只是她基础薄弱,跟着很吃力,褚曜也不会刻意问她需不需要开小灶。

她懂不懂,不在意。

虞紫也不敢讨嫌,只得找还算相熟的康季寿求教,庆幸后者没拒绝。

若非正事,功曹从不喊她。

虞紫揣着忐忑又不解的心情上前,熟练给褚曜和虞主簿行了礼,尔后乖乖站在一侧,垂首静待褚曜的指示。虞主簿见状便心中有数,仔细去看虞紫的容貌。

被陌生人如此无礼盯着,虞紫自然极其不爽,但也只能忍着不发作。

过了会儿,便听此人问她。

“你叫什么?”

虞紫道:“虞紫。”

“可有字?”

虞紫用眼神询问褚曜,后者只是微微颔首,她这才放心道:“字‘微恒’。”

尽管功曹先生不是很待见她,但该到了取字的时候,也替她取了。

她还挺喜欢的。

“微恒……虞紫……你可知你家中长辈名讳?家住何处?阿翁阿婆何人?”虞主簿想进一步确认,虞紫却是不发一语,脸色还有些臭,直到褚曜开口缓和气氛。

“微恒,此人可能是你叔祖。”

虞紫被这话震得六神无主。

叔祖……

岂不是阿翁的弟弟?

只是……

长辈名讳、家住何处、阿翁阿婆这些却不知如何回答,她忍不住向褚曜投去求救的目光。褚曜跟虞主簿解释:“微恒的身世比较曲折复杂,虞主簿还是寻个僻静地方,听她好好诉说这些年的经历,你再做判断吧……”只希望他别气出个好歹……

若气血攻心,直接半身不遂……

那就不好交代啦。

褚曜似乎有些期待虞主簿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连周遭的疏离气息都淡了不少。而虞主簿明知有问题,也只能点点头,跟主将低语两句,带二人离开。

不到一刻钟功夫。

某个营帐被暴怒的文气挤压冲垮。

察觉动静的兵卒赶过来,连主将一行人也被惊动。只看到满面怒容,一副恨不得跟谁拼命架势的虞主簿。陌生少年立在一侧抹泪,褚曜双手拢在袖中旁观。

主将又惊又疑:“这是怎得了?”

很少见虞主簿会动这般大的火气,视线扫过虞紫和褚曜,这俩人都不像是“罪魁祸首”,他只得伸手给虞主簿顺气,口中不断安抚道:“顺顺气,老师且息怒。”

虞主簿铁青着脸,双目圆睁,眼眶布满可怖的血丝,浑身僵硬,终于在众人担心目光下,“哇”得吐出一口腥浊的污血。虞紫担心上前搀扶:“叔爷爷……”

主将听到这个称呼,诧异。

“你是老师族中子孙?”

仔细看,确实有几分相似。

虞主簿缓过气来,脸色不似方才那么乌青难看,拍了拍虞紫的手背。

声音沙哑道:“无妨。”

他毕竟做了几十年的心理准备,对兄长一家的生死不敢抱太大希望,骤然知道结局,心痛但还不至于如此气愤。而虞紫之母,虞美人的遭遇却是他无法忍受的!虞紫亲眼看着生母受苦,她的讲述自然真实、详细且感情充沛,让人闭目一想就能浮现相应画面。

致使虞主簿的血压原地拉满。

兄长后人遭此折辱……

若非罪魁祸首已经挫骨扬灰,虞主簿能将他们尸骨从坟地里刨出来再鞭尸泄愤,气得后槽牙都在打颤。随着情绪过了最高点,理智也一点点回到了他的身体。

他偏首用挑剔目光打量虞紫。

尽管虞紫生父作恶多端令他厌恶,但虞紫毕竟是兄长一支仅有的一点儿血脉,再加上这孩子能明辨是非、孝顺谦恭,并未沾染父系一脉的恶臭,倒是让他另眼相看、颇为欣赏,眼神逐渐柔和,多了长辈看晚辈的慈爱和宽容。他道:“微恒,你做得很好。”

虞紫可不是什么都不懂。

自家主公跟这位新认的叔爷爷立场不一致,自己总该做点什么……

她啜泣道:“不敢居功……若非主公相救孙儿水火,如今焉有命在?”

虞主簿沉了沉脸,长叹。

说不出一句沈棠不好的话。

他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

但,私是私,公是公。

即便有虞紫这层关系在,虞主簿也不能倾向沈棠。他缓了缓激荡的情绪,平复紊乱呼吸,像是没事人一样出现在主帐。若非脸色略苍白,还真看不出问题。

主将被虞主簿的文气吸引过去,沈棠几个却没有,仍在原地静静等待。

直至双方各自入座。

虞主簿:“沈君此行来意,吾等已知晓,亦钦佩沈君有勇冠三军之势,必不会叫十乌贼子叫嚣猖狂。只是——永固关并非寻常关隘,涉及重大,不可轻易交托。此,还请沈君谅解。”

沈棠周身酒气未散。

呼吸间仍带着浓烈酒味。

神色微冷:“如何谅解?一山不容二虎,这么浅显的道理,诸君难道不懂?陇舞郡,唯有上下齐心才能坚若磐石。可尔等心中存疑、处处防范,我等又如何交托信任?再者,不分青红皂白,扣押陇舞功曹,此事不该给个交代?”

她还惦记这波人扣押虐待褚曜呢。

这口气不撒出来,不爽。

顾池听到心声,眼神怪异地看着褚曜,上下观察——这厮哪像是受虐待了?

虞主簿道:“吾等并未扣押褚功曹,只是故人相逢,留下叙旧而已,无晦可作证。至于您说的‘心中存疑、处处防范’,更是误会。全因沈君奉国主之命来此,而吾等苦王庭久矣,这才误解沈君举止是国主授意。吾等为保永固关不失,不敢掉以轻心,还请沈君谅解。”

这就是个误会,即使真有错,也是沈棠这边举止让他们“应激”了。

褚曜也未出言拆台。

权当是默认“叙旧”一说。

只是,各种缘由,彼此心知肚明。

虞主簿又一次发问:“沈君作为陇舞郡守,自然有权调动永固关兵马,只是——不足六千兵马,能否保证永固关安全无虞?”

永固关有两万多兵马。

但其中七成多是主将私兵。

剩下才是沈棠有权利调动的。

她不慌不忙,道:“六千?难!”

沈棠也不跟着虞主簿的节奏走。

单刀直入:“但,尔等也不会任由永固关落入十乌之手吧?我缺人,你们缺粮草辎重。合则两利,分则两伤。直说了吧,什么条件,能让我能指挥两万多兵马守这永固关?”

虞主簿蹙眉。

他本想双方合作即可。

但沈棠这话却不满足于此。

人家目的也仅仅是“守永固关”,并无其他野心,虞主簿也不好借此发作。

面对沈棠这嚣张桀骜的欠打态度,帐下诸将虽有不爽,但人家前不久还跟他们主将打了一场,有来有往,不落下风。再一想人家又是这个年纪,少年人傲一些也是情理之中。

他们这年纪要是这么能打……

绝对比沈君还傲气。

虞主簿说出此前众人讨论过的内容。

“三万!吾等要三万十乌贼子首级!不论年纪、性别,只要是十乌贼子首级即可!以他们的头颅搭台祭天,祭奠这些年惨死的兄弟!”这话掷地有声,神情坚定。

帐内其他兵将也露出愤慨之色。

让他们彻底折服——

心甘情愿被沈棠驱使,条件就这个。

能,就做。

不能,大家各退一步。

你给粮食,我们守关。

互相井水不犯河水。

但——

沈棠是那种会知难而退的人?

她连眼皮都不动一下,哂笑道:“三万十乌青壮的头颅?行,自然没问题!”

虞主簿等人愕然。

他们也知条件苛刻,便主动添加了附加条件,降低难度——只要是十乌的头颅,不管男女老少都行——一般而言,搞几个部落就能满足。可若是“青壮头颅”,何其难?

一直沉默的主将开口。

“沈君此言当真?”

沈棠道:“自然是真。诸君可还记得,郑乔那厮为何将我调来此地?”

调至陇舞郡,将用于联姻的王姬平安护送至十乌,这就有很大操作空间。

------题外话------

|??ω?`)

明天弟弟结婚了

虽然不需要我忙啥,但还需要早起……

唉,这个点,困了……

(https://www.motanku.com/mtk76840827/131227418.html)

退下,让朕来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