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1012) 退下,让朕来 [411]411:和亲(一)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411]411:和亲(一)

[411]411:和亲(一)

“……我喝酒又断片了?”

醒来发现自己不在永固关,沈棠便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脸色略有些臭。仔细询问先前发生的细节,仍是不满:“喝醉的我怎么想的?怎能让无晦受这委屈?”

就打一顿就好了?

她也能打啊!

何必喝酒断片切号?

顾池想翻白眼,吐槽道:“不然呢?若主公单枪匹马将永固关砸了,且不说输赢,彻底堵死双方合作可能,百害无一利。无晦此去永固关也不是为了报仇……”

主要目的还是想试探对方深浅,尽可能摸清合作的底线,同时杜绝双方未来潜在的交战风险,就是此行最大收获。

私仇?

只要人还活着,啥时候不能报?

庆幸自家主公表现也给力。

强大的实力让永固关兵卒不敢再轻视,也有利于日后的磨合与接手。

沈棠知道这道理,只是心里不服气。她揉开额角的酸胀,压下宿醉后的不适感,又问:“那位王姬什么时候来?”

还未在陇舞郡站稳脚跟就被甩了这么大个累赘,沈棠没有第一时间爆发还得庆幸宿醉后劲儿太强,一时半会儿提不起火气发飙。这时候护送王姬去十乌也就罢了,也算正中下怀,但依旧不改凑千余女子“添妆”这事儿有多恶心人!

若不是沈棠,而是任何一个郡守,被上头强塞了这个任务,该怎么办?

违抗命令?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虽说各地皆有豪强举兵,郑乔王庭也在风雨飘摇中摇摇欲坠,但毕竟还没有倒下,鬼知道人家手里还有几张王牌没打出来。违抗?搞不好就被当典型了。

不违抗命令?

真派兵出去搜罗强征千余符合条件的适龄女子?此人就永远不可能获得陇舞郡庶民的认可,甚至第二天就有跑来搞刺杀的,风闻此事的有志之士也会耻与她为伍。抛开这些冰冷的利益不谈,摧毁千余家庭,良心过得去?做人的底线还要不要了?

顾池回答道:“还有半日。”

沈棠眉头夹得死紧。

“半日?”

这个时间很紧张啊。

沈棠又问:“那一千妙龄女子?”

顾池轻叹道:“勒令七日!”

“七日?”

沈棠挑眉。

她就好奇了。

陇舞郡这地方近两年被十乌马匪各种骚扰,前阵子规模更是达到了近几年的巅峰,还有多少妙龄女子敢住在此地?有点儿能耐的,早就拖家带口逃到别处避难。

七日内凑齐一千妙龄女子……

沈棠道:“……非人哉!”

真要实施下去,又是人间烈狱。

徐诠也愤愤不平地骂道:“王庭真是没一个男人了!混账!主动和亲换兵也就罢了,现在还要送去这么多女子……美其名曰是给王姬的‘陪嫁’,让她一人在异国他乡不至于过于思念故土,实际上打什么主意?这不是秃子脑袋瓜上的虱子,一眼明了吗?”

十乌马匪到处劫掠不止是为了粮食。

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女人。现在不用冒险劫掠,人家就主动送来千余优质适龄女眷来讨好,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了。

徐诠自打知道此事就气得心火旺盛,好半晌平复不下来,恨不得化身市井话本中的“义士大侠”,单枪匹马去刺杀郑乔!但相较于这个,他更担心主公。

只剩七天时间了……

以主公脾性也干不出这事儿。

那么——

便只剩下一条路了!

徐诠愤懑道:“干脆反了他!”

尽管情绪上头,但徐诠还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这话几乎是含在嘴里说的,只有身边几个人能听到。这话最主要还是说给主公听:“主公,你说行不?”

沈棠道:“不行。”

徐诠一惊:“不行?”

这条路不行就只能凑人了!

少年瞳孔地震,眼神仿佛在控诉“主公你变了”、“你不再是我认识的主公了”,沈棠好笑道:“年轻人别这么沉不住气!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死路,直不了!”

徐诠回答得干脆。

顾池笑着提醒:“文释先别急,咱们这里有两手准备。其中一手——你可知,主簿有一手精妙绝活?正好能解决燃眉之急。不信的话,不妨问问先登……”

徐诠:“……”

祈善先生有妙计可解困境?

姜胜:“……”

怎么什么破事儿都能cue他?

当姜胜对上徐诠求知欲旺盛的眸,一口老血更是梗在了喉咙,不客气地一字一顿往外挤:“老、夫、不、知、道!”

他一点儿也不知道祈善【妙手丹青】的伪装有多天衣无缝!这顾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徐诠不知姜胜为何反应这么大,但从几位先生轻松自若的神态也看得出来,此事解决不难。主公不用二选一,因为走出第三条路!

沈棠前去迎接和亲队伍,但没见到那位倒霉催的“王姬”,只见到一个尖细嗓子、涂脂抹粉的宣旨宦官。对方根本没将沈棠这个郡守放在眼中,态度依旧趾高气昂。

宣旨完毕,还试图索贿。

只是沈棠并未理会。

宦官索贿不成,脸色阴沉。

“王姬下嫁十乌,乃是两国头等大事,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沈君可知?”

沈棠道:“还请使者放心。”

宣旨宦官见沈棠一副不开窍的模样,冷哼着白了一眼,眼梢眉角怎么看怎么有些幸灾乐祸。沈棠将和亲队伍就地安置,自己则“凑人需要时间”为由,带人回治所。

理论上来说,有祈善在,别说一千妙龄女子,就算是一万也凑得出来。

“凑不出来。”

祈善忍不住给主公泼了冷水。

真当他的文气不要钱的吗?

这可是伪装千人而不是伪装一人、十人,规模太大、时间太紧迫,完不成。

赵奉见以共叔武为首的几个武胆武者没开口,便道:“此事真是欺人太甚!沈君,依老夫之见,那郑乔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杀了使者反了,他未必能抽出人手来清缴……”

赌这么一个可能呗!

总好过被逼得不上不下。

沈棠没吭声,只是看向白素。

问:“那些人可以吗?”

沈棠手中有一支女子武装力量。

只是她们水平层次不齐,一部分算得上精锐,但另一部分吸纳进来没多久,各方面都不算成熟,贸然上战场,发挥多少实力不好说。沈棠打算将她们带到十乌,闹一场!

白素突然被点名,却不见慌乱。

她道:“可以!”

多少青壮被征兵就被送上战场,每一个能活下来的精锐都是历经生死的。相较之下,白素手底下这些人已经很不错了,她们中间资质最老的百余人,暗中苦训一两年。

武者的刀刃不见血,永远都是在过家家。若是这样也活不下来……只能证明她们确实不配活着。至于剩下的,除了极个别年纪不大的,剩下的都精心操练了两三个月。

搁在寻常兵卒,训练两三个月拉上战场都能算半个“精锐”了!

所以——

白素又道:“她们可以!”

沈棠在脑中仔细推演考量。

半晌,目光投向徐诠。

徐诠被这眼神看得莫名心慌。

(https://www.motanku.com/mtk76840827/131158052.html)

退下,让朕来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