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43720) 斗罗:以酒入道 [4]第四章 还未成熟的意境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4]第四章 还未成熟的意境

[4]第四章 还未成熟的意境

第四章,还未成熟的意境

一只手托住了轻剑,比比铭感觉到有人扶住了他,微微睁开了眼睛,虽然此时的他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依旧明白着这双手的主人是谁。

他的嘴唇颤了颤,似乎向说什么,但吐出几口轻气后终究还是轻不可闻吐出一个“酒”后,缓缓闭上了微微睁开的眼睛。

比比东重来没有见过这副模样的比比铭,从她把比比铭带回来到现在,她是第一次看见长时间没喝酒的比比铭,周身的酒醇香味已经几乎闻不见了。

听见比比铭的话语,连忙将比比铭扶好,此时的他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比比东连忙拿出一瓶酒,先倾斜一点接近他的嘴唇。

就在酒接近起嘴唇之时,闻到酒香的他微微张开了嘴唇,酒液缓缓的流入比比铭的口中。

随着酒液缓缓的流入,比比铭周身的酒醇香味缓缓的又弥漫出来。

整整一瓶的酒一口气便全喝完了。

苍白的脸颊稍稍带上了一点红润,但看起来依旧苍白。

费力的睁开眼睛,就看见比比东绝美的脸颊,但上面带着慌张,见此,比比铭抿了抿苍白的嘴唇。

比比东见他睁开的双眼已然不复往日的光彩,一把将他用力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

闭着眼睛向比比铭慌张的表达着什么。

“咳!”

突然,怀中的比比铭传出了一声咳嗽声,

随后比比东便感受到胸前的衣服被什么东西打湿了。

一股异香瞬间钻入她的鼻子。连忙将比比铭放开。

只见一抹猩红在胸前的衣服上。

“小铭,你怎么了?”

声音中不复往日的冷静,连忙向他问道。

“酒!”

虚弱的声音从其口中传出。

一听此比比东连忙手环一晃,拿出一瓶酒,喂着他喝了下去。

又随着一瓶酒下肚,眼睛中的酒红色逐渐变得明亮,周身的气息又浓郁了一些,原本苍白的皮肤也变得莹白了一丝。

比比铭慢慢的扶着她的手,想站起来时。

一股失重感传来,

只见比比东轻轻的将他抱了起来。

但就在她将比比铭抱起来的那一刻瞬间发现了不对劲,此时的他特别的轻,就向身体里被抽走了什么东西了一样。

原本她以为是因为没喝酒,但喝完两瓶酒后精气神都恢复了不少,但体重依旧没有回复,便感觉不对劲了。

就在将他放到床上后,突然眼神一亮,好似联想到了什么。

上午时那从所未有的洗涤心灵的感觉,比比铭突然的昏倒,以及傍晚时向她要酒时刻意的隐瞒着什么,一瞬间,比比东都明白了。

看向他的眼神渐渐的变的柔和和心疼

而躺在床上看向她的比比铭看见她变化的眼神,便明白,她已经知道了。

“对不起!”

还有点淡黯的眼神盯着比比东轻轻的说到。

而听见比比铭抱歉的声音,也是淡淡的说到。

“如果下次还这样,就不给你酒了。”

一听见此话,比比铭毫无波澜的眼神竟出现一丝慌乱,连忙用右手拉了拉比比东的衣袖。

见比比铭也有如此慌乱的时候,比比东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

比比铭好像还要说什么,但都被她喂过来的酒堵了回去。

见此,便没在说什么,静静的喝着酒。

一边给比比铭喂着酒,一边向他问道。

“有什么需要就说吧,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就陪你一起。”说完,一掌拍向自己的胸口。

“噗。”

只见一摊猩红落在其床边,甚至还有一两滴落在了比比铭的脸上。而比比东那绝美的脸不禁有些皱眉,旋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而此时的比比铭已经瞪大了双眼,仿佛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轻轻的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一把抱住坐在床边的比比东的脖颈,将头埋在其肩膀上的衣服里,口中还喃喃道。

“不要,对不起,不要.......”

似乎比比东也没想到他的反应如此的激烈,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就等她回过神的同时,竟然发现肩膀上的衣服湿了一大块。

这是比比东第一次见他哭。

一股酒味弥漫了整个房间,这一次,它带给比比东的不是香醇,不是净化。

一股慌乱,后悔,痛苦,迷茫的情绪弥漫上了比比东的心头,一时间,打乱了比比东的心绪,好像明白了什么,心头也出现了一丝恐慌。

将比比铭抱住,轻轻的在他儿边说着。

“抱歉,以后再也不会了,但你也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不是吗?”

渐渐的,比比铭也平静了下来。

松开了比比东,有些暗红的眼睛中还残留着几滴泪水,静静的盯她,淡淡的说道

“答应我,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伤害自己。”

虽然比比铭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淡,但比比东知道,此时的他无比的认真。

嘴角勾出一道淡淡笑容,柔和的答应道

“只要你以后别这样,我也不会了。”

听着比比东的回答,他皱了皱眉头,好似有所不满她的答案,但终究没有说什么。

靠在床头,对比比东伸出了手。

比比东知道这是向她要酒的意思,便将一瓶酒放在了他伸过来的手上。

见拿到了酒,收回手,“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见比比铭喝的如此香,闻着其周身弥漫起来的酒香,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她也想喝酒了。

倒了倒空掉的酒瓶,又一次向比比东伸出了右手。

犹豫了一下,比比东最终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渴望,手一挥十瓶整整齐齐的酒摆在了他的床头,

随后起身离去,丢下了一句好好养伤便匆匆离去,眼不见为净。

见离开的比比东,比比铭拿起旁边的酒,灌了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比比东急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怕在待下去就忍不住也要喝酒了,但此时的比比铭需要安心养伤。

突然,她的鼻尖动了动,好像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异香,还好向是从自己身上传来的。

她低下了头,看见之前比比铭咳在自己身上的血迹。

随后她抬起了头,若无其事的将外套脱了下来,将其叠好,放到了床头。

只是,有血迹的那一面却是朝上的。比比东躺到了床上,面向着之前脱下的外衣,闭上眼睛,慢慢的睡去。

.............

新人作家,求推荐,求收藏,月票不敢奢求

斗罗:以酒入道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