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3966) 穿越知否混日子 [2]第二章 最没用的穿越者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2]第二章 最没用的穿越者

[2]第二章 最没用的穿越者

盛老太太去往扬州之后,因路途遥远,加上书信不畅,四月左右,这才从扬州来了消息,盛老太太在扬州给新任通判发了好大的脾气,盛紘这才同意将盛长槐接到扬州。

盛老太太娘家是京城勇毅侯府,老太乃是先勇毅候独女,在盛家二老太爷去世之后,因独女不愿再嫁,只愿在盛家抚养老太爷的庶子长大,老侯爷怕独女孤儿寡母受人欺辱,将身旁得力亲兵送到盛府,护佑女儿。

在得到儿子同意接盛长槐前往扬州,加上最近南方雪灾,路上流民山匪作乱,特意将已然离开盛府娶亲生子的护卫召回,另其前往宥阳接盛长槐前往扬州。

盛家大房老爷收到消息之后,因将近年关,大房有年礼送往扬州,因长槐之事,盛维对盛紘心存愧疚,所以今年的年礼格外厚重,又听闻二房去往扬州之后,家中发卖了一些仆役,盛紘又不愿再扬州采买,怕下属同僚听闻之后送仆役到盛府,以免混入有心之人,因此又派人前往州府采买了一批小丫头,雇佣了一艘大船,将年礼并下人一起送往扬州。

此时,即将到达扬州,盛长槐一来思念母亲,二来对即将到来的扬州生活充满迷茫,心中烦闷,不顾仓外寒冷,出来透透气。

刚出船仓不久,便手中冰凉,便将双手拢入袖中取暖,从贴身的袖口摸到了一张纸质物品,盛长槐突然就想起大房的伯父盛维,临走之前悄悄塞给自己一张银票,足足又五百两之巨。

盛长槐心中暗想:“无论如何,至少自己将来衣食无忧。”

原来,临行之前,盛维将长槐母亲所留书信交给他,盛长槐在看完书信之后,这才明白,原来自己被单独留下,并由伯父带往宥阳之事,乃是在母亲的计划之中。

信中内容包含盛长槐的生辰八字,并写明了长槐身为盛紘之子之事,除此之外,信中又说,盛长槐从小机敏,一两个月便读完了百家姓,千字文,但因其养父为优伶之故,不得入私塾读书,拜托盛家看在长槐身为盛家血脉的份上,为其重新入户,摆脱贱籍。

书信之中虽未给盛长槐留下只言片语,但通篇流漏出对盛长槐的愧歉之意,将盛长槐单独留下,也是其母之意,盛长槐看完书信,心中突然想起了一句话,脱口而出。

“父母之爱子,当为其计深远。”

盛维听完此话,大为惊讶,此文出自战国策,虽然盛长槐跟着自家的二儿子一同读书,但所读之书皆为儿童启蒙所用,确信盛长槐并不曾接触过战国策,想必是之前从戏班子听来。

但就一个九岁的少年而言,并没有接受过更高的学问,从母亲一封书信中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可见此子不凡,也不知是对其身世怜悯,又或者因自己缘故,令盛长槐母子分离心存愧疚,便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两巨额的银票,不容他拒绝,强塞给盛长槐。

盛维又哪里得知,眼前的九岁少年,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那九岁的身躯之内,还有着一个另外二十多岁的记忆。

原来,盛长槐原来是后世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原来是体校的一名射箭运动员,在考进省队前夕,因车祸失去了一条胳膊,不得已从体校退学,好在家中父母资产颇丰,也不要他出去上班赚钱,带着他在海南生活。

想不到在一场台风之后,只因为出去看了一场电影,因路灯被台风损坏,跌入一个水坑之后,由于比常人少了一条胳膊,水坑较深,无法攀爬导致溺水而亡,醒来之后就成了一个尚未满月的婴儿。

好不容易经过几年,盛长槐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因前世退学之后,无所事事,痴迷于各种小说电视剧,盛长槐也对穿越之事颇有了解,本来想着依靠自己前世的阅历,加上看过各种穿越小说,也算是拥有攻略之人,雄心勃勃的准备用新身份闯荡出一个波澜壮阔的人生。

因穿越的世界并非玄幻,也非高武世界,盛长槐便依据各种历史文主角的路线一一尝试,但现实的打击接踵而来。

肥皂香水制作尝试了两年,一无所获,好不容易到了上学的年纪,做好读书练字,准备科举的盛长槐被当头棒喝,因为父母身份皆为优伶贱籍,在由戏班中人教授玩百家姓,千字文之后,将简体汉字对应繁体掌握,却又得知自己压根就没有科举考试的权利,不仅如此,各种私塾也不愿意招收一名注定不能科举考试的蒙童,更何况是优伶之子,清白人家也不愿意自家孩子有一名出身贱籍的同窗。

至于前世在外公的教导家背诵的各种诗词歌赋,由一个未曾进学孩童做出,会被人当做妖怪烧死的,至少在盛长槐的记忆中,曾听过戏班子串场的说书人口中听说过此类事件,想必是穿越者前辈吧。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留给盛长槐的只有一条路,子承父业,从小学习唱戏,成为一名优秀的戏子。

好在前世体校生的天赋仍在,从小在戏班子长大的盛长槐学习各种基本功倒是进步颇快,戏班班主倒是很赏识,说是他将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名角,至少娶亲生子,赚钱养家是没任何问题。

盛长槐倒是另有打算,先在戏班混日子,到时候看能不能结识个尚未发迹的大佬,提前报上打退,改变自己的人生。

但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这个大宋,和自己印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历史同期的各种名人,在这个世界,仅有寥寥数人,盛长槐想要靠傍大腿的方式改变人生,如同大海捞针。

唯一一个盛长槐试验之后能做出来的后世之物,蒸馏酒,也在一次给戏班当地参将唱戏之后破灭,因为参将和同僚所喝之酒,正是后世的高度白酒。

前辈误我,盛长槐心中愤恨,很长一段时间都郁郁寡欢,好在这世父母慈爱,虽不知为何,但多番劝慰,盛长槐这才接受了现实,其实当一个戏子也不错,除了身份低下,钱财倒是不缺,而且因盛长槐基本功扎实,戏班班主倒也对盛长槐抱以厚望,期望其成为戏班中武生的后起之秀。

本来盛长槐已经做好当一名戏子的准备,等到成年在做打算,想不到穿越者必备离奇身世在盛长槐身上也开始应验,机缘巧合之下,盛长槐成为盛家之子,母亲和养父不知所终,连带着自己同母异父,刚刚出生的弟弟。

对于那个长的像一名演员的伯父,盛长槐道没有怨恨,一来站在盛家的角度来看,发现逃奴,肯定是要抓回的,二来,当盛长槐身份确认之后,盛维的做法也让盛长槐心存感激,盛维花了大量银钱,将养父和母亲一家的卖身契从班主手中赎回撕毁,并将官府的籍契更改为良民,一年以来,更是拜托各种关系,帮忙寻找长槐生母下落,只是尚未有任何消息,且答应盛长槐会一直找下去。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55061953/642161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穿越知否混日子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