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3966) 穿越知否混日子 [555]第五十章 鸡毛换盐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555]第五十章 鸡毛换盐

[555]第五十章 鸡毛换盐

“孩他妈,怎么回事,今天这菜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盐呢,怎么不放盐。”

秦州周边的一个小山村里面,一个猎户刚刚端起饭碗,夹起菜刚吃了一口,就眉头紧皱,无它,今日这菜着实是澹了一些,一点盐味都没有。

闻讯而来的女人看到自家男人这样说,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解释。

“当家的,家里一点盐也没有了,我今天在村里转了一圈,除了铁牛他们家还有点存盐,其他人家里也都没多少了,借了一圈也没借到,咱们家是外来的,哪怕是借粮都能借到,唯独这盐,没人肯往外借,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男人虽然恼怒,但也明白自家女人的不易,他们家刚搬来不过半年,当然,以他的武力,也不至于在村子里受欺负,和村民的关系虽然不算有多么亲近,但山里人淳朴,旁的东西都肯借,唯独这盐是万万不借人的。

谁都知道,几天不吃盐就身上没力气,尤其是山里人,靠着大山生活,男人们要上山打猎,要是身子乏力,说不定碰到什么厉害点的野兽别说是狩猎了,跑都来跑不快。

“都怪这些当官的,好好的查什么私盐,官盐又卖的那么贵,以前还能买点私盐,现在每次出山也就能买个一两斤的,咱们家七口人,省着吃也就够半个月的,真是愁死个人,家里就剩那点盐了,还是孩子们和媳妇省下来的,全都给你了。”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老头,看到儿媳妇作难,开口帮她一起解释,自家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四个孩子和自己,以及儿媳妇都靠这儿子打猎过日子,别的都好说,唯独这盐,是紧着儿子来。

“算了,我下午去找下铁牛,问问他还能不能从私盐贩子里面搞点盐来,是在不行,那只能出山一趟,高价买点官盐算了。”

汉子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和自家父亲一样,怪官府多管闲事。

百姓家可不知道什么限制青白盐销售对大宋的好处,他们只知道,私盐一斤三四十文钱,而官盐一斤上百文钱,而这盐又和粮食一样,是生活的必须品,就拿这猎户家来说,七口人一年怎么也得二三十斤盐,官盐比私盐一年要多花一两银子,有这一两银子,可以买多少粮食,这个账他们还是能算明白的。

古代人的饮食结构以及劳动量大,对食盐的消耗本来就比后世多,不吃盐或者少吃盐会导致四肢乏力,精神恍忽,甚至恶心,眩晕等症状,这都是百姓们亲身经历的。

汉子就着这少盐的饭菜,怎么吃怎么没胃口,吃了一半就放下碗,找自家媳妇盘问家里还有多少钱。

“哪里还有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个月爹爹病了,都舍不得请郎中抓药,让你把家里剩下的那点钱买了粮食和盐巴,这个月你又没打到多少猎物,哪里还有钱,实在不行,就先把我手上这个镯子当了,等什么时候有钱在赎回来,好歹把这段时间撑过去。”

听到自家媳妇这么说,汉子脸都挂不住了,自己一个七尺男人,连家都养不起,自家媳妇嫁给自己一分钱彩礼没要,也就是自家娘亲把带了一辈子的镯子留给儿媳妇了,现在自己怎么有脸拿这个当掉,什么赎回来不赎回来的,当出去的东西,啥时候赎回来过,那也得有钱啊。

两人正发愁的时候,自家二小子突然从外边跑了进来。

“爹,爹,铁牛叔让我来找你,说是村口来了个货郎,可以拿家里没用的东西换盐巴,他叫我赶紧来告诉您。”

“臭小子,你傻不傻,你铁牛叔是拿你开玩笑呢,你还就当真到了。”

这汉子哪里肯信,小老百姓家里的东西,说个不好听的,连个木棍都有用,要真是没用的,扔出去别人都不用,还能拿来换盐,自然以为是自家孩子被别人骗了。

“爹,弟弟说的是真的。”

这时候,又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半大的姑娘,手里拎着个框子,看样子又是一大早出去捡柴火去了,一进门就看见自家爹爹在骂弟弟,马上开口帮他说话。

“我和李丫丫在咱们村附近捡柴火,大老远就听到那个货郎在喊什么鸡毛换盐,我知道家里今天没盐了,专门跑过去问了才回来。”

自家大女儿说的话,汉子自然是信的。

“鸡毛换盐,咱们家也没养鸡养鸭啊,哪里来的鸡毛。”

这姑娘已经十一二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比城里有钱人家的女娃都早熟,自然是问清楚了才回来。

“我问过货郎了,他告诉我说,他们之所以喊鸡毛换盐,就是想告诉别人,鸡毛都能换盐,其他的自然也行,咱们家虽然不养鸡养鸭,但娘亲不是织布吗,家里不是还有十几张兔皮吗,或者是爹爹打来的猎物,都可以拿来换盐,我刚才算了算,如果直接拿这个来换盐的话,和之前铁牛叔带您买的白盐价格差不多,而且我刚才也看到李婶拿她家鸡蛋换到的那一斤盐巴了,雪白雪白的,比铁牛叔家的白盐还白。”

汉子直接懵了,还在盘算着到底是真是假,她媳妇就已经急了,赶紧翻出自家没卖出去的兔皮,还有自己织的布就跑了出去,生怕被别人换完了。

孩子口中的李婶她是知道的,她们家养了几只鸡,女人平时总和她打交道,自然是知道的,甚至还知道她们家的鸡总共才攒了四斤多鸡蛋,四斤鸡蛋能换一斤盐巴,那是顶顶划算的,而且,李婶那人精明的很,既然她肯换,说明这盐自然是没问题的。

汉子怕自家媳妇上当,连忙在后面跟着一起出去看看。

他们这村子虽然小,但却不算小,山里人盖房子没什么规律,都是找地势好的地方,其实每家都不挨着,从这里到所谓的村口,且得几百米。

当着夫妻二人快走到村口的时候才发现,机会整个村子的小孩子,都围在一个三十出头的货郎旁边,看着那个货郎拿着一个拨浪鼓在敲着,他一边敲,村里的孩子就在旁边一边跟着喊。

“鸡毛换盐累。

。”

货郎远远的瞧着这两口子过来,脸上漏出笑容,哈哈笑着打了个招呼。

“大山是吧,我等你好一会了,要不是刚才你们村有个叫铁牛的说你家没盐了,我都准备走了。”

这汉子一愣,村里不是没来过货郎,但是像这样的会说话的倒是头一次见。

“你这里真的能拿鸡毛换盐。”

那货郎好像知道大山会这样问,今天问过他的人不少了,都是不相信鸡毛那种不值钱的东西还能换金贵的盐巴。笑着把自己挑的框子上的木盒子拿开,让大山往里面瞧。

果然,里面已经有了半筐子鸡毛了。

“比真金还真,这鸡毛虽然真能换盐巴,但也只能换一点点,三斤鸡毛才能换一两多盐巴,倒是收不到多少。不过呢,你要是有其他东西,也可以来换,绝对叫你觉得物超所值,除了能换盐巴之外,我这里还有其他物品,都是可以换的,如果您要的东西我这里没有的,你也可以预定,谈好价格之后,下次我来的时候便给您带过来。”

说完,货郎把自己筐子上的木盒子打开,里面跟个百宝箱一样,针头线脑,勺子快子,小孩子的玩意等,甚至还有少量的糖块。最主要的是,货郎从自己另外一个筐子里面拿出一个小布袋子,果然,里面是雪白的盐巴,那货郎甚至还用小勺子挑了一点点,叫大山来尝一尝他这个盐巴。

大山先看那盐巴的品相,比盐商那边卖的精盐还要好看,在接过货郎手里的小勺子尝了尝,精盐的味道直刺他的味蕾,果然是好盐。

看到大山点了点头,女子连忙把自家的东西拿了出来,十几张品相不好的兔皮,城里的皮货商嫌弃不收。再加上刚从织机上剪下来几尺布,货郎心里盘算了下,拿着自己的布袋子约了约。

在女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将布袋子里面的盐巴全都倒进了女人带来的陶罐中。

“我今天出来,只带了二十斤盐,你们村里七八户人换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三斤多一点,全都给你了,我在给你加两块糖,拿回去给孩子吃,您看看。”

女人当然愿意,就她这些东西,她那个布匹才不两尺多一点,拿到城里去卖,人家嫌短不收,本想攒够五尺在去卖,其余的的十几张兔皮上面有破洞,即便摆摊卖了,也卖不了多少钱,加起来才估计才一百多文钱,还得在城里卖好几天,想不到货郎竟然给了三斤盐巴,还搭上两块糖,确实算起来和私盐价格差不多。

女人连忙把自己的东西交给货郎,抱着陶罐笑的脸上全是花,这下好了,家里一个月都不缺盐巴了,有了盐,就不怕自家男人打猎的时候四肢无力,也能打一些大点的猎物了,这才是真正能卖上钱的东西。

两口子刚准备走,突然听到货郎从后面喊了一声。

“等一等。”

女人回头一看,之间货郎拿着自己织的布匹皱着眉头,心里咯噔一下,自家的剪刀有些钝了,刚才又着急,剪的不是很齐,难道。

正当她心里忐忑的时候,货郎抬起头笑着说道。

“这位大姐,我看你这布匹边角不太整齐,想必是家里的剪刀有些钝了,我这边有磨刀石,可以帮你免费磨剪子,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在这里等你一下,你赶紧回去拿来我给你磨一磨。”

女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反悔了就行,至于人家免费给自己磨剪子,女人还有些抹不开面子,大山却是有些心事,小声叫自家媳妇回去拿剪子,返回去又和货郎聊了起来。

“大哥,问您点事,方便说吗。”

货郎笑着点了点头,知道大山要问什么,他做这个已经半个多月了,这是第一次来这个小山村,但像大山这样的不是少数。

“兄弟,你是想问我这卖盐的买卖能做多久吧”

大山点了点头,他正想问这个,之前他跟铁牛偷偷买过私盐,好几个盐贩子都被抓了,像这样便宜的盐,他当然想一直能买到。

“放心吧兄弟,你看看我这拨浪鼓上面是啥。”

货郎拿起他的拨浪鼓给大山瞧了瞧,大山看了看,没什么不同,和城里的货郎手里的差不多,就是前后两面好像各写了一个字,但他不识字,自然不明白是什么。

“兄弟,这一面是个宋字,是大宋的宋,后面这个是秦字,是秦风路的秦,不瞒您说,这个拨浪鼓,是设立的安抚使司发放的,旁边刻着这一行小字是秦盛商行,后面串字好像是叫什么阿拉伯数字,在后面刻着的是永盛商行的章,只要有这个,我挨街串巷的卖盐就不会被抓,关卡上的军爷也不会阻拦我。”

大山睁大了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您这个盐巴,是。

是。

官盐不成。”

货郎哈哈一笑。

“当然是官盐,现在谁敢卖私盐,秦风路最近查私盐查的那么厉害,谁敢卖私盐。”

“怎么会,官盐怎么卖的那么便宜,而且,您这样卖的话,算上成本,恐怕比私盐还要便宜啊,官府怎么肯。”

货郎笑的就更开心了,他就喜欢看这些人吃惊的样子,要不然怎么显得他见多识广。

“你说的是那帮奸商,官盐本来一斤就是四五十文钱,但是那帮盐商说什么咱们秦风路产盐少,成本高,所以卖到了一百多文,安抚使大人上任之后,联合本地商家,用他们家的盐庄入股,合办了秦盛商行,一斤盐定价四十文钱。秦盛商行不仅卖盐,还买卖其他杂货,我们从秦盛商行拿多少货都是批发价,比如盐巴,一斤才三十文,收到的东西,只要是有用的,秦盛商行都按照市场价收购,我半个月赚的比以前一个月还多,这都是多亏了蜀县侯,咱们老百姓,以后不用吃高价盐了。”

穿越知否混日子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