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631298) 狩匪 [220]第219章 力量与代价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220]第219章 力量与代价

[220]第219章 力量与代价

“赏金猎人?”

何显望着挥舞唐刀逼退狩匪,朝他前进的苏擎,微微皱起眉头,红线从衣袖内钻出,缠绕在手指上,时而松开时而紧绷。

“滋!”

苏擎再次挥出一道刀芒,扫清面前的障碍,终于与红鲨匪团大当家何显面对面,站到他的不远处,展露牙齿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一叠的通缉单,余光瞄了一眼何显的面貌后,指尖在舌头沾了沾,继续低头翻找着。

几秒钟后,苏擎抽出其中通缉单,翻转将正面对向何显,露出纸上何显那张中年的面庞,轻笑道:“红鲨匪团大当家何显,高达3000万悬赏金的狩匪,是吧?”

何显看了眼通缉单,对最新的悬赏金吃了一惊,随即想到蒙城的战果,感慨终于在金额上一举超过褚庞,将他甩在身后。

最后,何显把视线转移到苏擎的脸上,搜索脑海中的记忆,沉声道:“我认得你,苏擎南大陆为数不多的赏金猎人之一。”

近几年因为殷伯泰的纵容,导致南大陆相较于北大路、东大路、西大陆三大陆而言,匪患更为严重,狩匪行事也更加肆无忌惮。

导致本该寻常可见的赏金猎人,被残忍杀害不少,让不少人纷纷逃离南大陆,更别说实力强横的赏金猎人。

苏擎眉毛微微一挑,收起手中那叠通缉单,笑道:“堂堂红鲨匪团大当家,庚字级狩匪,居然认得我?”

“呵呵。”

何显迈步向前走了几步,停下脚步,说道:“赏金猎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们狩匪的敌人,又怎么能够不记住其中实力突出的几位,否则哪天走在大街上,死得不清不楚。”

对狩匪而言,府兵是有迹可循,且基本都身穿天府的服饰。而赏金猎人,相较于府兵,不听从天府的统一管理,自由散漫,但却以狩匪的悬赏金为生,隐匿于暗处,与寻常人无异,比府兵还要难以对付。

苏擎作为南大陆有数的几名辛字级赏金猎人,他的面貌早就进入一些匪团的视野内,虽然庚字级狩匪的何显,并不将他放在眼里,只是有一次在邱远兵的桌上看见了苏擎的资料,才会了解。

“过奖!”

苏擎手搭在黑刀·寒月刀柄上,微眯着眼睛,盯着何显的脸庞,轻笑道:“我做了赏金猎人这么久,还不知道三千万悬赏金的滋味呢。”

本打算让苏擎知难而退的何显,见他口出狂言,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手指上的红线同时脱离,绷直线头,嗤笑道:“那也得你有命拿!线杀!”

“正巧这段时日,挑馆悟出些心得,与庚字级的交手,让我热血沸腾。”

苏擎望着袭来的红线,镇定地拔出黑刀·寒月,举与胸口身前,划出一道微小的弧度。

“新眉月!”

一轮弯小的月轮凭空出现,劈断不远处的红线,顺势扫向何显。

“绞杀!”

见红线被轻易劈断,何显冷哼了一声,在线身上附着衍气,缠绕在扫来的月轮,绷紧绞灭。

随后,冲向前与苏擎缠斗在一块,打得难分难解。

…………………………

“砰!”

晋雨楼和望海鲨对撞的余波,也影响到了黎若,让她冲杀的动作微微一滞,眼前的狩匪侥幸逃过一劫。

一击落空的黎若也不懊恼,余光瞟向冲击的中心,心中暗自担心晋雨楼,毕竟他这次面对的是庚字级狩匪望海鲨,红鲨匪团的最强战斗力,几次都未曾击败过他,还险些丢了性命。

但距离有些远,看得不是很清楚,而且被掀飞的狩匪再次爬起身,马不停蹄地朝她扑来,只好暂时抛下内心的想法,专心对付源源不断的狩匪。

在战斗的最中心,望海鲨硕大的脑袋砸在一颗虚幻的蛤蟆头颅上,前方一指之外就是晋雨楼的脑袋。

“驱影·脑袋!”

望海鲨瞪大双眼,怒喊道:“仗着荒兽提前得来的具象化能力,小花样挺多啊!”

“能够挡下你的攻势,小花样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晋雨楼淡淡地说道。

“你以为一个破能量组成的脑袋,就能够挡下我嘛?”望海鲨脸颊两侧的鱼鳍,微微张开一个小口,喷出灼灼的热气,喝道:“今天,我就让你瞧瞧,所属蛮兽果实的真正力量!”

说完,望海鲨头微微离开虚影,没一秒钟,再次重重的砸下,这次蛤蟆头颅的虚影没有挡下,瞬间出现条条裂缝,眼看就要破裂了。

“不好!”

晋雨楼见势不妙,立马就想要抽身撤退,但已经来不及,距离太近的情况下,在虚影破裂后,望海鲨的脑袋下一秒就已经砸在了脸上。

“轰!”

遭到重击的晋雨楼,身体瞬间倒飞出去,恐怖的力量居然连沿途的狩匪都无法拦下,反而一个个被砸飞,最终后背撞到匪船才停下身子。

“晋雨楼!”

一旁的薛启友和陈平着急的大喊一声,冲出的身体见到眼前的狩匪后停下。

听到动静的车炜,转头看了眼晋雨楼,随后甩开手上的府兵,眼珠子一转,抽出腰间的长剑,回身刺向船身上的晋雨楼。

“趁你病要你命!去死!”

“咳!驱影·射舌!”

一道细长的舌头,从尘土里射出,准确无误地击在剑尖上,强大的穿透力直接将这把铁制长剑射穿,刺穿车炜的肩膀,透体而出。

密林蛤蟆舌头上的倒刺,也在此发挥出特性,勾住血肉死死固定在那,任由车炜用力拔也无法挣脱,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外冒出。

满脸鲜血的晋雨楼,从匪船上滑落跌坐在地,冷眼瞟了眼想要偷袭的车炜,冷声道:“你还不够资格!”

“啊!”

舌头翻动,在血肉里搅动,让车炜这位不擅长战斗的队长,惨叫一声。

还有望海鲨这位的存在,晋雨楼也不敢多耽误时间,随即让舌头炸裂开,将车炜的身体炸飞。

“………”

薛启友见晋雨楼轻而易举地击败车炜,心底涌起惊骇,与陈平对视了一眼,双方眼里的震惊掩饰不住。

虽说车炜不擅长战斗,但他是货真价实的辛字级狩匪,没有掺杂一丝水分,不是侯协这类的存在。

震惊也是一下子,薛启友和陈平明白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立马抓住暂时失去车炜的时机,率领府兵进行反扑,夺回原本失去的兵器。

晋雨楼也看到了府兵的反扑,但遭到望海鲨的重击,现在他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眼睛看东西也迷迷糊糊的,这一击的威力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想。

望海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水,大步朝前走去,侧头见到车炜挣扎起身,耸了耸肩放弃空出手帮忙的想法,把目光方向匪船下瘫坐的晋雨楼身上,嗤笑道:“这一脑袋的滋味如何?蛮兽的力量可不是你眼前看到的如此。”

晋雨楼默默擦去鼻尖的血液,忍痛揉了揉鼻子,盯着不远处的望海鲨,心底破口大骂大胡子老爹黎戎机不负责任,只是简单告诉向他述说了魂灵血果的存在,并未向他详细介绍更内在的一切。

就如之前一样有所保留,只是教导一些简单的健身武术,希望晋雨楼好好呆在逸和镇,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生。

望海鲨见到晋雨楼脸上的疑惑,现在完全占据上风也不着急进攻,双手抱胸沉声道:“每一颗魂灵血果对应的是一种蛮荒兽,拥有它们的一部分能力,其中又分为荒兽和蛮兽果实。”

“荒兽自身强大的是能量,带给魂灵血果自然也是能量;但蛮兽不同,它们并没有像荒兽拥有诡异的能量特制,只有超乎寻常的强大身体,吃食属于蛮兽的魂灵血果,将无限强化接近蛮兽本身,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最大的,异于常人的变化也要多得的多。”

晋雨楼抬头看去,只见此时的望海鲨,裸露的表皮下鳞片在闪闪发光,随着呼吸轻轻煽动着,而脸颊两侧的鱼鳍喷出一股的热气,整个人的状态完全不同于之前。

望海鲨轻轻抬起右手,指着自己的脑袋,沉声道:“看到没!这就是后果,在得到力量的同时所要付出的代价,付出的代价越大得到的能力也越强,我又岂是你这仅仅是改变瞳孔颜色家伙,所能击败的。”

晋雨楼沉默不语,在离开逸和镇后,他先后也接触了几位吃食了魂灵血果的人,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出现了异变,但从来没有像他只是发生轻微的变化,改变一双瞳孔的颜色。

像俞来,吃了‘火猫’魂灵血果,就在屁股后面长出一条长长的尾巴,没有耐心坐不住,一动用能力身上的衣物不存。

望海鲨,吃了‘锤头鲨’魂灵血果,脑袋变得硕大无比,皮肤表层出现不用肉眼细看看不到的鳞片,且离不开水资源,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吸取一定的清水。

与他们相比之下,晋雨楼可以说算是幸运,也可以说不幸,只是改变瞳孔的颜色,在他们的认知中获得的力量有限。

“还不明白?”

望海鲨轻轻扯下手背上的一块鳞片,丝丝鲜血滴落到地上,说道:“你与魂灵血果的契合度越高,身上出现蛮荒兽的特征越明显!”

“…………这就是获得力量,所付出的代价!”

晋雨楼抬起右手,用沾染血迹的手指头轻摸着左胸口,感受心脏的跳动,指尖的皓幽之力在触碰到心脏附近,如火焰般跳动,发出噼啪的响声。

望海鲨随手将鳞片丢到地上,盯着不发一言的晋雨楼,突然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怨气,喊道:“我恨你凭什么代价这么小!还可以存活在世人目光中,我恨!”

听到望海鲨的话,正在搏斗中的何显动作一顿,让苏擎找到机会,化解他的攻势喘息,随后拉开距离转头担心的看了眼望海鲨,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

“这世界本就是不公的。”

狩匪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