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631298) 狩匪 [223]第222章 双双重伤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223]第222章 双双重伤

[223]第222章 双双重伤

地龙的虚影和锤头鲨不停地撕咬,两道截然不同的能量不停地碰撞,将周围的环境破坏得一干二净,杂草被割裂的只剩下草根。

见状况僵持不下,望海鲨一想到晋雨楼只是辛字级的实力,比他差了一个境界,先前在平原还能够稳稳占据上风,现在居然跟他打得难解难分,渐渐失去了耐心,张开嘴巴,饮了一口周遭的酒酿,酒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

“嗝!”

抱饮的望海鲨忍不住打了个饱嗝,缓缓从鲨背上站起,盯着下方的晋雨楼,右手握紧拳头,一缕缕淡蓝色的气息徐徐流淌,纵身跃下。

“鲨齿!”

晋雨楼望着袭来的望海鲨,本能性的从拳头上感受到危险,而且在身体强度上与他还有一定的差距,立马放弃亲自出手阻拦的想法。

“吼!”

地龙怒吼一声,挥出前肢挡住望海鲨的拳头,同时狠狠地朝着一旁虎视眈眈的锤头鲨虚影撞去。

“轰!”

一道猛烈的爆炸声响起,两股能量交缠着,化作爆炸的冲击波袭向四周。

“啊!啊!”

靠近爆炸的狩匪,身体素质可没有望海鲨那般,在接触到余波的瞬间,口吐鲜血倒飞而出,爆炸的火焰袭卷向他们,运气不好的人则是直接被炸飞,性命担忧。

“晋雨楼人呢?”

对付普通的狩匪,根本不需要黎若耗费太多的精力,,一看到爆炸响起,立马环顾四周寻找晋雨楼的身影,却见一道人影飞出,直接砸在身后的匪船上,将船头那个鲨鱼头标志撞碎,悬挂在上方。

“咔!”

受损严重的船身,发出木板的断裂时,船头歪歪扭扭的倾斜下,轰然倒塌,悬挂在上头的人挣扎着头手撑起,跳到一处完好的护栏上。

黎若目光望去,见到望海鲨浑身狼狈的坐在上头,身上的鳞片大部分掀起一丝裂缝,丝丝鲜血向外冒出,右手手掌心也裂出几道伤口。

见是望海鲨,且未见到晋雨楼的身影,黎若的心头跌到谷底,心中做好最坏的打算,拔出左轮枪装满子弹,面无表情地盯着望海鲨。

“该死!”

正在与苏擎搏斗的何显,见望海鲨浑身是血,坐在护栏上半天不动,暗骂一声,立马射出红线,逼退苏擎跃到望海鲨的身边。

苏擎望着何显的身影,并没有第一时间阻拦下,缓缓将黑刀·寒月插入刀鞘内,此时望海鲨已经出现,却未见到晋雨楼的身影,是否可以猜测已经落败,甚至死亡。

他不敢冒然追击,目光移向浓烟滚滚的爆炸中心位置,企图找寻晋雨楼的人影。

来到断裂的匪船上,何显见望海鲨对他的到来似乎没有反应,沉声问道:“把那小子解决了?对付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有水么?”低着头的望海鲨感受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痛,根本没有力气使出动作,艰难的说出一句话。

何显眼睛一闪,要是往常以望海鲨的性格听到这话早就叫嚣反驳他了,现在居然第一时间讨要水,看来情况比他预想中的还要糟糕。

“唰!”

一根红线从何显的衣袖钻出,迅速困倦起滚落到地上的水桶,丢到望海鲨的怀里。

一拿到水桶,望海鲨抬起颤抖的手,将整个脸埋入水桶内,贪婪地吸取水分,享受湿润的水汽。

在这过程中,近距离的何显终于看见了望海鲨的正脸,满嘴的鲜血,脸上布满伤口,还有几道烧焦凝结成疤的肉块。

“咕噜噜!”

水桶内冒出一颗颗气泡,鲜血渐渐浮现在表层,但望海鲨依旧没有抬头的迹象。

何显知道吃了魂灵血果的能力者,性格习性都趋向于所属的蛮荒兽,望海鲨也不例外,生活不止离不开水资源,受重伤时呆在清水内,也能大大缓解伤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形势,红鲨匪团的狩匪见状,缓缓向后退去退到匪船下,有意结束现在的战斗,回到大当家何显的身边,等待下一个指令。

薛启友和陈平他们,也趁此机会逃出匪船的范围,来到黎若和苏擎的身边。

而爆炸的中心位置,都不属于两方的范畴,黎若有心想要去浓烟内寻找晋雨楼,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一会后,望海鲨缓缓的抬起头,离开水桶,露出他那张苍白虚弱的脸庞,任由水滴顺着鼻梁滴落。

“那小子真有这么难缠?”

何显瞟了眼望海鲨,沉声道:“自从认识你之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如此狼狈。”

望海鲨没有搭理何显的调侃,想起爆炸时的怪状,面色凝重的轻声道:“他有些古怪!”

何显疑惑地看向望海鲨,等待他的下文。

“如果只是单凭地龙的虚影,我并未受如此重的伤势,而是后续从晋雨楼体内爆发出的能量。”

望海鲨想到当时锤头鲨本该与地龙相撞时,突然从晋雨楼体内爆发出另一股能量,彻底引爆地龙的能量,才能够造成如此威力,将他炸成重伤。

“这简直像是……”望海鲨轻笑了两声,摇头笑道:“我大概猜到他吃了谁的魂灵血果。”

“像是什么?”何显面无表情地看了眼望海鲨,不满他说话只说半句。

“玄冥皓幽鱼。”

望海鲨低头瞧了眼漂浮着鲜血的水桶,也不在乎是否脏乱,随手抬起将混杂着血液的水,倒在他的身体上,随后把水桶丢到一旁,说道:“遇到危险时,处理的方式都一模一样,自爆逃脱危机。”

“玄冥皓幽鱼?”

何显低声重复了一句,魂灵血果的稀有性不用多提,蛮荒兽的种类多到数不清,不是特别明显的特征根本猜不出,所属的蛮荒兽。

随着时间的流逝,浓烟渐渐散去,露出里面的面貌,炸出了一个大坑,一道人影静静的躺在里面,浑身鲜血没有一丝动静。

“晋雨楼!”

黎若焦急地朝大坑大喊,纵身冲进坑内,跑向晋雨楼。

似乎听到有人砸呼喊着自己,晋雨楼艰难地睁开眼睛,动了动手指,觉得身上的骨头像是要散架一般,手撑着松软的土壤站起身,身上的血液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不停地流进土壤内。

冲到晋雨楼身边的黎若,不顾他身上的血渍,伸手将他扶起,胳膊架在她的肩上。

“没事吧?”

晋雨楼扭头看向黎若,咧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展露一笑,“没事,死不了!就是浑身胀痛,失血过多。”

匪船上的何显见到晋雨楼的惨状,摇头失笑道:“我想你怕是猜错了,玄冥皓幽鱼的魂灵血果怎么会出现在这小子身上。”

望海鲨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清水,皱起了眉头,似乎在不解晋雨楼为什么会受到如此重的伤势。

“玄冥皓幽鱼会自爆不假,但这是它的性格使然,面对强敌不愿多余的出手,利用自爆吓退或者伤害敌人。”

行走江湖多年的何显,自然也知道一些蛮荒兽的信息,说道:“从未听说过它自爆后,玄冥皓幽鱼会受到如此重的伤势,顶多炸毁一些鱼鳞。”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望海鲨瘫倒在木板上,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根本顾不上细想。

“肯定是你猜错了。”

何显瞟了眼闭上眼睛的望海鲨,知道他受伤严重,此时怕是已经无力在战斗下去,随即看向坑内的晋雨楼,低声道:“不管你到底吃了谁的魂灵血果,今日你必须要死!不单单是你晋雨楼,在场的所有府兵都要死!”

“小的们!拿出你们劫掠蒙城的气势来,剁碎眼前的府兵!”

站在匪船上的何显,对着下方的狩匪大喊道:“给我上!”

“噢噢噢噢!”

狩匪爆发出一股尖叫声,挥舞着兵器悍不畏死地朝府兵冲去。

“陈队长,这关咱们怕是过不去了。”薛启友苦笑着对一旁的陈平,说道:“待会,要是有机会跟苏擎和黎若带着晋雨楼离开,我会拼死拖住狩匪的。”

“你说得是什么鸟子话,我陈平像是会抛下你的人么?”陈平狠狠地瞪了眼薛启友,骂道:“什么都别说,我跟你一起留在这,让苏擎兄弟带着黎若和晋雨楼逃离。”

薛启友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被陈平恶狠狠的眼神逼退,随后点了点头。

“苏擎兄弟,拜托你了。”

苏擎没有立即答应薛启友的请求,转头看向远方,没有见到预想中的旗帜,眼睛黯然了下,随后回头正准备答应下来时。

突然,两侧响起嘈杂的声音,远处的大树轰然倒塌,两艘巨大的战船出现在视野范围内,桅杆上悬挂的府兵旗帜,随风飘扬。

望见这一幕的苏擎会心一笑,对薛启友和陈平两人,笑道:“我想咱们都不用逃离了,援兵来了。”

薛启友疑惑的看向两艘战船,救援信号已经发出去多日,都未收到回信,以为没有援兵了,此时突然出现两艘战船,不知道是哪位校尉带队支援。

狩匪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