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65519) 超级鉴宝师 [1900]第1443章 馊主意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1900]第1443章 馊主意

[1900]第1443章 馊主意

原本就被罚抄了监舍条例,这么一来不知道又要罪加几等,这个臭小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此时还是表哥保持了足够的冷静和淡定,他似乎智商全程在线,他赶紧凑到大块头耳边嘀咕了几句,大块头原本阴森森的脸上终于多云转晴,他不断的点着头,看来表哥是给大块头出了一个好主意啊。

“竹竿,你赶紧把你的枕头被子和他的换一下,把你自己的被褥叠好,要是让管教看到一丁点儿湿的地方,我们所有人的罚抄全部让你一个人写完!快去!”大块头看着竹竿吩咐着。

竹竿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峰的被褥,这湿哒哒的怎么能和自己的换啊,他的被褥可是才晾晒过啊,老大这要求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竹竿还想为自己争辩着:“老大,这也太……我……”

“你什么你?你自己淋的水,我给你三十秒,要是你没弄好,你就等着看吧!”大块头脸上的横肉抖了一下,这代表着他此刻已经极其不耐烦,其余的人只在一旁看着,谁也不敢帮他说话。

竹竿瞪了一眼表哥,愤愤的转过身去换着张峰的被褥,才刚拿过去还没来得及叠好,这时管教的哨声就已经响了起来,只听到“哔哔”的声音伴随着广播里粗糙的音乐一起响了起来。

竹竿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虽然这些事情让他很难以接受,不过这和即将面临的惩罚比起来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此刻竹竿只希望自己不要再被加重惩罚。

大不了晚上再把杯子放到暖气上去烘干,自己可真是倒霉,这一大早上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背了这个锅呢!

看到竹竿差不多了,大块头使了一个眼色,这时表哥很快的站到门口喊了一声:“报告教官!这里有人发烧了,昏迷不醒,可能需要看医生!”他说完便缩了回来,等着人过来开门。

这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走了过来,正是曲管教,他打开门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凛然的正气。

“怎么回事,谁发烧了!”曲队看着房里这几个人,声音里散发出一股威严,不知道这几个混蛋又在搞什么鬼!看起来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曲队扫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人,这不是昨天刚进来的新人吗,怎么还躺着的。

“报告,昨天新来的这个人发烧了,今天出早操我们叫他起床却怎么也叫不醒,一看浑身发烫,所以赶紧报告了!”竹竿看到他们几个没有一个人搭腔的,他便赶紧凑过去说道。

曲队一看张峰双目紧闭,呼吸似乎有些急促,这昨天进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今天怎么就发烧了呢,他扫了房间里面的几个人一眼,问道:“是谁把他弄成这样的?给我站出来!”

几个人一听,这锅不能背啊,这谁也没碰他,他自己就发烧了,这能赖谁啊,就算竹竿早上浇了水,可那个时候这新来的已经病了啊。

众人面面相窥,没有一个人敢吭声,纷纷看向教官,似乎这个问题是个世纪大难题,这没有人能回答的上啊。

“没人承认是吧?都说你们房的人刁钻野蛮,平时对你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昨天送来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这怎么才过了一夜就这样了。

要是长久以往在他们房里待下去哪还了得?这些人不治治他们,他们还真以为自己可以在这里无法无天了不成,曲队此时站在房中一个一个打量着他们,不怒自威。

可是他说的这个问题这些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应答啊,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这一整晚根本没有人碰过他一下,这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况且他刚进来,难免有些不适,这都是在所难免的。

只是这些辩解都在各自人的心里暗自腹诽着,并没有一个人敢真真正正的说出来,他们都怕到时候真的说出来以后会为自己招致来更严重的惩罚,每个人都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曲队看到他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承认的,心里也是生气,觉得自己在这里还真是一点威严都没有了,他当即就唤来几个人对他们吩咐道:“去把这个病号抬到卫生所去看看什么问题,要是有事的话再来回我,你们几个,跟我下来!”

曲队说完便出了监舍,大块头他们看到张峰被抬出去以后,几个人排着队跟着曲队来到了楼下,只见楼下出操的人此刻已经准备去食堂吃早饭,而他们却只能在这里干站着,也不知道曲队要做什么。

只见他们一旁,有些局促,这时曲队叫人抬来一大桶水,又拿来几个桶子,对他们说道:“喜欢玩水是吧?好玩吗?今天让你们玩个够!李飞!”

这时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平头一路小跑走了过来,他拿着桶子舀了半桶水让他们提着,李飞在前面说道:“马步蹲好,桶子拎好,要是撒半点出来,全部加两勺水,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房里这毛病能不能治好!”

曲队似乎十分满意,站在后面看着李飞教训他们,这时跑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在曲队耳旁说了几句什么,曲队深深皱着眉头,他对李飞嘱咐道:“看好他们,什么时候谁认错了,什么时候让他们休息!”

说完曲队和白大褂匆匆的往医疗室走去,边走他边问道:“什么情况?这昨天人进来的时候还没问题呢,怎么今天就病的这么严重?”曲队觉得十分不理解,就算昨天晚上被房里的人欺负也不至于这样吧。

而且这房间里面都有暖气,就算有人整他,无非也就是不让他睡觉,或者淋水,这房里也没别的东西了啊,这小子怎么还病得这么厉害了呢。

“曲队,这身上全是伤啊,明的暗的,这衣服一撩大家伙都吓一跳,头上也有伤口,好像是被砸的,那么长一条口子,居然没缝针,旁边都是血痂。”医护人员比手画脚的说着,似乎十分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曲队一听这新来的身上这么多伤,他觉得有些诧异,昨天晚上并没有听到什么很大动静啊,难道他们在房里给这家伙上死刑了?

曲队过去把张峰衣服掀开一看,并不是新伤口,看上去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这伤口险些很吓人,不过从昨天他进来的样子来看,他又不像是身上有这些伤的人。

而且他头上的伤,这昨天给他剃头的时候,要是真有这么大的伤口怎么没有人发现,而且还给他剃了头。

“能看出来他这些伤口有多长时间了吗?”曲队问着医疗所的人,医疗所的人赶紧出来翻看张峰身上那些大大小小各自不一的伤口,看来这小子可是在进来之前就吃了不少暗亏呢。

“管教,这小子身上的伤看来是新伤加旧患,这不像是昨天一夜出来的,特别是头上的伤口,应该有两天了。”医护人员看完以后如实的说道。

听到他们这么说,曲队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只要不是那几个人干的就好,既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昨天还没事,今天就突然发烧昏迷不醒了呢。

“他这么晕着没问题吧?要不要送医院去检查?”曲队生怕到时候因为他们的原因而让张峰出什么问题,到时候上面追究下来可不得了。

“没事的,我给他开点药,观察观察他两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说着医护人员便走了进去,在那捣鼓着瓶瓶罐罐的东西,准备给张峰输液。

听到他这么说,曲队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他出了医护室,又叫了两个人过来看着,别回头在让人跑了,这种什么打过招呼的犯人,他们是不希望在自己手里出任何问题的,毕竟到时候谁也付不起这个责任。

曲队回到宿舍院子里,看到那几个正在拎着水瑟瑟发抖,每个人膝盖都在打颤,似乎马上就要摔倒在地上似得,他抱着手臂站在一旁冷眼看了一会儿。

“怎么样,现在有人承认了没?只要有人认,这件事情就算完了,要不然你们就在这里站到明天早上!”曲队看着他们,他就不信他还治不了这几个人了。

这时老鬼首先支撑不住“哐当”一声,连人带桶摔在地上,只见他整个人跌坐在水桶旁,水桶里的水弄的他十分狼狈,他喘着粗气说道:“曲队,我实在不行了,就算是我做的吧,要罚你罚我吧。”

老鬼现在是宁愿受罚,也不想在这里被这只酷刑所折磨了,这冬月里本来就冷,拎着一桶水腿都站不直了,老鬼此刻只想赶紧结束这一切。

瘦猴显然没想到老鬼会主动出去承认,他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放下桶子大声说道:“报告!这件事情不是老鬼做的,是竹竿,我举报!”

竹竿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瘦猴出卖,这小子比自己还晚进来,再说了,刚才明明是大块头让自己叫醒张峰的,怎么又变成他做的了。

但是竹竿知道,此刻他就说出实情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他也不可能借此扳倒大块头,他只能闷不吭声的忍住这一切,他恨瘦猴恨的咬牙切齿的,放佛瘦猴是他第一号大仇人一样!

超级鉴宝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