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940241) 道尊今天以身饲魔了吗 [32]32.后续大纲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32]32.后续大纲

[32]32.后续大纲

理了一下具体大纲,从魔王封婪开始讲。

封婪与风辞木曾经是切磋打架,对对方比较欣赏的关系,那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可他其实没有死,他用了一种秘术,让自己进入了魔族禁地的墙壁里,靠禁地里的琉璃灯对死魂灵的召唤,滋养自己的魔族灵魂,等待千年之后破壁重生。

但是很奇怪,他一百年就出来了,一开始他以为那盏灯的效果比自己想象中更好,于是他就想搞清楚,派人去桃源找记载琉璃灯的玉简。

而且因为他一直在墙壁里,他其实清楚地见证了这六十年间,魔族禁地里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离尘为什么会发疯血洗桃源,因为离尘在那里面的时候,对着已经死了的云想容,和还没开花的鸢罗,自言自语过十几年。

十几年里回忆过自己和云想容的初遇,也回忆过叛变的原因,封婪在墙壁里,全部听到了。

出来之后,他对云想容说,只要你叛变,跟我回魔族,我能把一切的真相告诉你。

他需要云想容,是因为琉璃灯已经被离尘放到了云想容身体里。

而六十年前的真相其实是这样的,离尘继承昆仑掌门的时候,各派来道贺,云想容也从虚无之海赶了回来。

云水宫的人看出新任昆仑掌门很在意云想容,便拿出玄青灵镜(就是给一剑江寒批命天煞孤星的那个镜子)想给云想容批一道命。

本来是讨好,结果批命显示,云想容会为魔族带来重生。

云水宫大惊,与桃源商量,想合力把云想容杀了,以阻止那一日的到来。

桃源当时的坞主是云想容的师妹,处处不如云想容,全因云想容不想当坞主,才成了坞主,从小到大对这个师姐就是羡慕与嫉妒交杂,得知这个批命,最终答应了云水宫的请求,决意杀掉师姐,以绝后患。

但是谁都没想到,新上任的昆仑掌门离尘也供了一盏云想容的魂灯,离尘看到灯灭,直接发疯杀去桃源,血洗了桃源。

之后他带着云想容的尸体,发誓一定要找到复活她的方法。

找了很久,他发现桃源祖师留下来的琉璃灯或许可以,然后又开始查灯的下落,发现它在魔族禁地,就带着云想容的尸体去了。

琉璃灯的效果是聚魂,但平时只能聚死魂,如果要把死人复活,必须以命换命,于是离尘就把自己的命换给了云想容。

他死的时候,鸢罗还是一朵不能幻化成人的花,什么都没看见,所以鸢罗一直坚持,主人只是失踪了,没有死。

魔王封婪知道这一层事,也就知道云想容身上的预言。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云想容会给魔族带来重生,是因为她和琉璃灯合为一体了,所以她和灯加起来就是魔族的未来,是天道对魔族的眷顾。

但是经过了前面鸢罗断发,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戟后,他发现自己搞错了风向。

真正的未来不是云想容,也不是琉璃灯,而是鸢罗。

“云想容会为魔族带来重生”,这个预言指的应该是她带着可以化成人形的鸢罗离开了魔族禁地。

与此同时,风辞木已经认出了封婪。

他把宿羯就是封婪的消息告诉修真界其他人,所有门派的首领都觉得太奇怪了,大家商议到最后,决定取出云水宫的玄青灵镜查一查封婪。

云水宫宫主说,早在很多年前,玄青灵镜就被上一任宫主封印住了,不能再用。

没有比那位宫主修为更高的人,是无法打开封印的。

齐谣空以四境之首的名义,要求云水宫宫主将其拿到玉凰山,再由风辞木解开封印。

封印解开,要用这面镜子查封婪这等功力的魔族,依然只有风辞木这个可以赢过封婪的天下第一人可以做到。

于是风辞木就看到了封婪的经历,也看到了自己的师弟离尘为什么会发疯,发疯之后又干了什么。

以及当年关于云想容的预言。

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云想容身体里的琉璃灯开始有副作用了。她还活着,但是她的身体开始消解,而且所有魔族都想要琉璃灯。

琉璃灯只有她在身体消解完之前死掉,才可以从她的胸腔里取出来。

为了停止纷争,让魔族不拿普通人类开刀,目前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云想容,琉璃灯再给魔族,双方签订条约。

云水宫和莲华寺的人试图直接让齐谣空师徒动手,劝了很多次。

他们咬死不答应,说一定有别的办法,但云想容自己做出了决定,云想容让风辞木杀自己,取出琉璃灯,与魔族恢复之前的各不相扰状态。

风辞木多年以来,离飞升一直只有一步之遥,但他闭关许久都不知道这一步之遥究竟是什么,这一次他答应了云想容,杀了她。

他的剑叫酹江月,以前几乎没有人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信。

他的剑那么恐怖,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一个风雅的名字呢?

杀完云想容取出琉璃灯的那一刻,他人生第一次,像他的剑名那样,坐在江上对月而饮,喝完一壶酒,他就飞升了。

鸢罗得知这件事之后直接疯了,她无法接受四境和平居然是靠云想容主动求死换来的。

这个时候,封婪趁她疯得不想见齐谣空,趁虚而入来找她,告诉她,一切的关键其实是你而不是云想容。

如果你能早点回魔族,魔族也不会追着云想容不放。

封婪全部查清楚了,云想容的那个预言其实是这么回事。

她年轻时,曾经去过虚无之海,在那边捡到两颗琥珀。后来离尘继承掌门之位,她去道贺,因为没准备贺礼,就把其中一颗送给了离尘,说这东西大概是什么花草的种子,但是种不出来,权当是一份来自虚无之海的纪念。

离尘一直放在身上,后来在魔族禁地里,只能自言自语度日,尝试着种了一下,居然活了,还发芽抽枝,生了花骨朵,也就是鸢罗。

而这颗来自虚无之海琥珀的种子,就是一剑江寒当年移山填海后,因为被包裹在琥珀里,才没有彻底被海水消解的,代表魔族生机的花种。

如果桃源和云水宫没有因为预言要杀云想容,花种在昆仑,永远只是一块普通的琥珀。可是他们动手杀人,离尘因此发疯,带着花种去了魔族禁地。

魔族禁地是四境之内,魔气残留最多的地方,而这花种只需要有哪怕一点魔气的土地,就可以立刻被种活。

魔族的未来,就这么回来了。

然后封婪又把鸢罗洗脑了一波,接受了自己必须让魔族强大起来的使命,说只有这样,大家力量对等,以后才能正常和平谈判,不然还得死更多人。

鸢罗同意跟他回魔族。

正道却不吸取教训,非要杀她,还是在搞清楚前因后果后,逼齐谣空去杀她。

那时,魔族最后那一点地方,已经被人族修士围了起来,非要杀掉鸢罗。

齐谣空因为拒绝听从这份安排,被莲华寺修为最高深的护法用世上最可怕的死愿阵法困住,鸢罗孤立无援。

最后时刻,是叶槐序迅速传位给蜃楼副楼主,命他带着蜃楼一干人等回东海去,而他孤身一人带着惊雪刀闯进了包围之中,带着鸢罗离开。

但他一个人拼命,受伤太重,死在了半路上,然后鸢罗就更崩溃了,再也不愿意信任人类,彻底心向魔族去了。

鸢罗是代表魔族生机的,等于是半个神。

她,或者说云想容从虚无之海里捡回来的种子,当年开得漫山遍野,魔族就靠食用这种花来修炼。

一剑江寒发现了这一点,把长着这些花的那一整座山移走了,扔到了虚无之海里。

而事实上,这些花正是秦湛当年斩天梯时,从宙海里掉下来的,这也是为什么魔族的历史只有三百年。

天梯断了,人族修士有了飞升的机会,但天道守恒,他们在飞升之前要经历的磨难会变多,所以天道创造了魔族,来为他们增添磨难。

鸢罗因为机缘巧合,在虚无之海浸泡两百多年,又回到魔族生长,期间没有魔族食用她,然后她成功化了形。

化形之后,除非她自愿被杀死,否则再厉害的修者和魔族都无法杀死她。

天道让她们这个族群降生,为的就是人魔共存,演变到如今这个地步,她们这一族只有她了,所以这个任务也就落到她头上,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会那么顺利地化形,然后成为半个魔神,因为天道对这个族群的眷顾已经全部在她一个身上了。

修真界发现这一点后,希望齐谣空去骗她的感情,最好能让她心甘情愿被杀死,实在不行,也要劝得她约束魔族,维持和平。

齐谣空理所当然选后者,他靠自己的力量从死愿阵法里出来,然后去找鸢罗,说愿以四境之首的名义,重新与魔族划分地盘。

“我不会骗你,所以我今日所言,只要我还活着一日,我便一定会做到。”

鸢罗就说,其实你已经在骗我了,从死愿阵法里出来的那一刻,你就可以飞升,再也不管这个从来指望你却又不知道尊重你的修真界,可是你兵解了自己,就为了留在这里。

鸢罗以为他是作为人族修士最后的高手,想要留下来继续奉献自己,而在她看来,这个人间根本不值得他放弃所有的来生来守护。

是的,兵解自己,也就意味着永远不会转世,永远没有来生,到死的那一天,魂魄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齐谣空摇头说不是,他选择兵解自己放弃飞升,换八百年的寿命,是因为一旦飞升,他就再也回不来,他们俩一个在此间世,一个在天上城,隔着宙海再也见不了面,而且谁也不会死。

那是永远的折磨。他不想这样。

最造化弄人的是,他其实是在想通了他不想面临这份永远折磨的那一瞬间,才感受到更强烈的飞升召唤的。

从死愿阵法里出来时,那种召唤并不明显,就算飞升,他也多半会失败,但在决定不飞升的那一瞬间,他所有的道心都圆满了,他可以飞升了。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兵解了自己,阻止了自己的飞升,再去找鸢罗,与她一起过了八百年。

(本来不会写出来的尾声:八百年后,齐谣空死了,他彻底消散在天地间,鸢罗作为魔神,把八百年前齐谣空带着她一起住过的昆仑一座山头抹去了。

抹去之后,她去东海上睡了一觉,因为死不了,她只能闭着眼躺在东海里,假装自己和他去了同一个地方。

睡了两百年醒来之后她在东海边的渔村里捡到了叶槐序的转世。)

道尊今天以身饲魔了吗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