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940241) 道尊今天以身饲魔了吗 [1]1.四境之首01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1]1.四境之首01

[1]1.四境之首01

昆仑今年的第一场雪姗姗来迟,势头却猛得厉害。

仅一夜功夫,便飒飒扬扬地掩住了直通天下第一仙门的近万级石阶。

一名负责守卫的弟子立于阶顶,趁山巅剑阁晨钟自鸣之际打着哈欠往下瞥了一眼,语气慨然:“昨夜这雪也忒大了些。”

站在他对面的同辈弟子闻言,也偏头望向他们脚底下此刻如琼堆玉砌的昆仑云阶,道:“我听守剑阁的师兄说——”

“说什么?”见同门忽然顿住目光凛了神色,这名感叹昨夜雪大的昆仑弟子不由得有些紧张,旋即顺着对方目之所向瞧了过去。

下一刻,他听到了从自己嘴里发出的抽气声:“这、这……我没看错吧?有人登了云阶?”

“你没看错,有人登了云阶。”同门眉头紧锁,声音低沉,“还是个速度极快,绝非你我所能及的人。”

“那……”他想问那现在要怎么办。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请执事长老!”

在昆仑,守云阶不说是最清闲的差事,也起码能称得上一句轻松。

十二年前,昆仑在东海蜃楼之主的帮助下,修复并改进了在正魔之战里被波及冲垮的阵法。自此,凡仙门弟子,皆可报上宗门姓名踏入阵法乘风直上昆仑。

昆仑云阶也因此常年无人问津,仅作考核新入门弟子毅力用。

可此刻携风雪登阶的人,显然不是什么尚未踏入修炼境的新弟子。

此人动作之快,实乃守阶弟子平生仅见。再看其踏过的云阶,竟不曾留下半点痕迹,仍是一片平整苍茫的白。

守阶弟子站在那,越看越心惊,两息过后,手便本能地伸向了腰间的剑。

所幸就在此时,听说了有人登阶的执事长老云赦也已火速赶了过来。

“长老!”守阶弟子忙向他行礼。

“你们都退后。”云赦只往下瞧了一眼就沉下脸吩咐了这么一句。

云赦是昆仑六长老中性格最温和,最平易近人的一位,平时总挂着笑,连眉头都很少皱。

可这会儿他却严肃得叫人完全不敢多言,只能乖乖听话退后。

云赦道:“此人修为极高,若来意不善,非你二人能挡,速速避退!”

说这话的时候,他飞快捏了几道传音灵符通知离此处最近的内门弟子。

而与此同时,那个登阶而来的人离阶顶也只剩最后一百阶了。

这距离足以让云赦看清其身形面容——是一个着白衣持长剑的美丽女修。

云赦作为参加过正魔之战的昆仑执事长老,算是见过大场面的。

然而就算是他,在看清这女修模样的瞬间,也下意识怔了一怔。

她生得无疑极美,但比起那妍丽精致的眉眼,更叫人印象深刻的其实是她风霜难掩的气质。

分明身前脚下尽是重重冰雪,却温柔得好似被春风环绕。

云赦回过神来,眯了眯眼,丝毫不敢轻敌。他在对方登顶之前握紧了剑,上前一步将其拦在了倒数第二阶上,道:“阁下止步!”

白衣女修闻言,微蹙了蹙眉,旋即认真打量起了他。

片刻后,她便仿佛记起了什么似的道:“松叶暗纹,你是昆仑的执事长老。”

云赦:“?”他很确定他从未见过这位女修。

“敢问阁下是?”他执着剑问。

“我姓云。”她停顿了一下才继续,“来自桃源。”

“桃源弟子?”云赦不解,“桃源弟子何必登云阶上我昆仑?”

“不登云阶要如何上?”她也一派困惑。

云赦:“……”

对方来了这么一句,看模样也不像是在说谎,倒是叫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了。

不等他想好开口,白衣女修又道:“算了,我上都上了,何必再论是如何上的。”

“我此来昆仑是有要事求见贵掌门,方便的话,还请替我通传一声。”

她话音刚落,便有数道风声自阶顶石碑后传来。

是云赦先前通知的人赶到了。

显然,这几个人听到了她最后那句话。

是以风声未歇,为首的青年便率先接口道:“姑娘想见我们掌门,总得说清是为什么事罢?”

云赦:“姑娘方才自称是桃源弟子,那还请出示一下桃源弟子的令符。”

虽然昆仑与桃源这些年关系微妙,但经历了二十年前的正魔之战后,经两派掌门调停,如今也算恢复了和平共处。

倘若她真是桃源弟子,云赦想,那引去见掌门也未尝不可。

可她沉默片刻后,竟是摇了头。

她说:“我的令符丢了,但我的确是桃源弟子。”

“姑娘应该知道口说无凭。”人群里立刻有人出声。

“就是。”

一阵窸窣窃语之中,她沉吟着拔剑出鞘。

剑锋出寒光闪,瞬间令石碑边的一众昆仑弟子屏了息。

几乎是前后刹地,他们也纷纷出了剑!

而她浅笑着挽出一个十分特别的剑花,道:“我的兵刃与令符都丢了,只能暂且用这柄剑证明给你们看了。”

电光石火之间,她的剑锋扫过石碑前的积雪,风卷残云一般令那块空地露出了原先的模样。

但下一瞬,那光秃秃的土地上又生出了星星点点的绿。

云赦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看着自己脚下疯长的绿草和花枝,满脸惊诧道:“桃源春景!”

碑边顿时一片哗然。

桃源春景乃桃源四景之一,在桃源诸多武学之中当属艰深之最,据传桃源的现任掌门都尚未彻底掌握。

可他们眼前的白衣女修,却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甚至连桃枝都没有用。

难道她是桃源哪位隐世多年的前辈?

这样想着,云赦不由得又多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正好被笑意未褪的她逮到。

她没有收剑,只歪了歪头道:“如何?够证明我的身份了吗?”

云赦思忖片刻,深吸一口气平复心神,而后才拱手道:“我这便派人前去通传,还请姑娘稍候片刻。”

“行。”她终于收剑入鞘,“那我就在这等着。”

尽管双方已勉强解开了误会,但她方才露的这一手着实太有震慑力了,以至于这会儿其他人根本没胆子开口,只敢趁她不注意偷偷打量她几眼,再低头瞧瞧她用五行术生生造出来的桃源春景。

所幸她并不在意之前的摩擦,见这群昆仑弟子对碑前正盛的鲜花和枝叶一派好奇,还颇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最好别碰它们。”

云赦也点头道:“桃源四景俱是杀招,若是沾上了可麻烦得很。”

他没有说沾上了会如何麻烦,但他的语气已证明他不是在开玩笑。

没过多久,他派去通传的弟子就回来了。

众人循着脚步声望过去,果然见到了匆匆赶来的自家掌门,四境之首齐谣空。

云赦立刻向其行礼:“掌门。”

其他弟子见状,忙跟着鞠躬弯腰。

齐谣空本想摆手让他们免礼,但目光刚一扫过去,看见那名站在云阶上的白衣女修,就彻底滞住了表情顿住了动作。

“您是——”他清朗的声音里满是震惊,“您是云想容前辈?!”

“哦?你认识我?”听到对方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云想容也有些惊讶。

“六十年前,我曾远远见过前辈一面。”他神色恭敬,语气更敬,“您在我师父闭关的山洞前放了一坛酒。”

此话一出,包括云赦这个长老在内的周围人全愣住了。

而云想容却笑了:“你竟是他的徒弟。”

齐谣空上前一步,向其郑重地行了一礼,而后才试探道:“云前辈此来,是为寻我师父么?”

云想容摇摇头,同时递上自己手中的剑,道:“我是为了这柄剑的主人。”

“这是?”齐谣空觉得剑鞘上的花纹十分眼熟,接过时不由得皱了皱眉。

正当他搜寻自己脑中记忆之际,云想容忽然哎了一声。

他下意识抬头,结果还没来得及张口问一句前辈怎么了,便被一个凌空出现的少女扑了个满怀。

“主人!”少女是奔着他的腰去的,“是主人!”

齐谣空只觉腰间一紧,低头去看的时候,发现这个在此之前根本没叫人察觉气息的少女已一把揪住了自己挂在腰上的玉珏。

那玉珏是昔年昆仑重建后第一任掌门一剑江寒飞升后唯一留下的东西,后来成为了代表昆仑掌门身份的信物,所以才会被齐谣空带在身上。

此刻这少女上手就是一揪,落在边上这群昆仑弟子眼里,简直就是公然挑衅他们掌门。

于是不等掌门和长老开口,他们便不约而同拔了剑!

“你是谁?!”

“你在做什么?!”

“快放开我们掌门!”

齐谣空自入昆仑起,修道习剑已有六十五年。

这六十五年间,他经历过掌门叛变,也经历过魔族攻山,最后成了天下仙门弟子口中当之无愧的四境之首,可谓有的是人生经验。然而所有这些人生经验都没有教过他,被一个毫无修为的小姑娘勾住腰后,怎样应对才最得体?

道尊今天以身饲魔了吗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