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946285) 谋局 [668]第668章 丢卒保帅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笔趣阁小说网官网
[668]第668章 丢卒保帅

[668]第668章 丢卒保帅

就在郭江艳那般为朱集训伤感时,丁长林已经和孙琼还有李承全汇集在一起,丁长林也去了重症室,他是故意去重症室的,他相信无论是谢郝铮还是谢郝铮下面的的人,对于丁长林长啥样子估计是一清二楚了,他守在重症室这边,等于在告诉方明多,人就在重症室里。

孙琼和李承全也在这边,太平间那边是江吕兵重新派的人,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大家都在焦急地守着这个司机。

此时的马明多和谢郝铮一个要晚上做掉司机,一个要再等等,万一司机醒不来呢?医生说醒过来的概率不是很大,如果今夜没醒,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反正司机的大脑是受了严重震伤,就算醒过来也不能再如从前那般利索,这样的一个人说的话都很难成为证据,所以谢郝铮不愿意再冒险。

“老马,我们等一晚,走走看。或者你给老方电话,请示一下上面,真要出啥事情,有上面罩着,我们在大树脚下好乘凉,我们两个在这里商量来商量去不管用啊,哥们。而且想做掉丁长林那小子,他去了靖安市不就是你的天下吗?随时有机会。

老马,我们太急了,应该让这小子去靖安市再做掉他,那边都是你们的地盘。省里的事情现在也难说了,那些大佬们也是四分五裂的,你们的靠山现在还能不能撑得住?你问问老方再说啊。”谢郝铮看着马明多如此说着。

“问个屁,老方指示我必须除掉司机,自己想办法。我再给他打电话,他会训人的,这点事都办不好,我怎么回去见他啊。你不去,我自己带人去。前怕龙,后怕虎,能成就个屁的事。”马明多气呼呼地说着,他要是不把这个司机解决掉,他今夜就别想睡个安稳觉。

“老马,你怎么就这么急呢?等一晚不行吗?”谢郝铮急了,别说丁长林守在重症室,就是没守在那边,人被弄死了,也与谢郝铮有关系,孟光辉那边铁定怀疑他。

“你要是怕,我自己行动,这事你别管了,就当我没有找过你。”马明多生气了,瞪了谢郝铮一眼。

谢郝铮也怕把马明多逼得狗急跳墙,他这些年确实在马明多那边拿了不少好处,马明多这人说义气也义气,说翻脸也会比翻书还快,钱的事情上,马明多是没亏他,可他要是不替马明多把事情办好,就马明多下手无情的人,第一个会把谢郝铮给供出来的。

“还是我行动吧,我找人去解决,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至少被发现的话,也只有我这边失职。不过,兄弟,如果我失手了,被孟光辉给弄进去了,我家老老小小你可要替我照应着,除了我的家人,我在外还有个女人,她替我生了一个儿子,住在胜利路那边,这是她的电话,兄弟,你存好了,我儿子才三岁,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她们母子,不能让我家那位知道了,我父母这些年都靠家里那位在照顾着,经济上家里目前不缺什么,但是我怕自己进去了,他们会被人欺负,你还得罩着他们。”谢郝铮一脸办后事的样子,无奈而又悲伤地看着马明多说着。

马明多一见谢郝铮突然说这样的一些话,又是意外,又是感动,走到他身边,重重地给了他一拳头,然后说道:“兄弟,别说这些丧气话,凭着我们的身手,丁长林那小子也不是对手。再说了,你不要用你们的人去,弄些刑满释放的人去办这种事,手脚利索的,你想想身边有那些,现在就叫过来,我来安排他们如何行动,我就不信丁长林那小子能把重症室守成铁桶。”

“唉,兄弟,你还是没明白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无论是谁今晚下手,孟光辉都会盯着我不放,只需要查一下我家的开销,就能明白我的收入不正常。你嫂子长年不工作,我爸、妈长年吃药,我家那个丫头也不是省油灯的,在大学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苹果一出新款,她是铁定要一台,不买是吧,她就威协她妈卖身,养了这样的一个丫头,如同豆腐掉灶灰里去了一样,拍不得,吹不净。

兄弟,哥也不是说不帮你,实在是哥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儿子才三岁,那可是哥的全部希望,也是我们谢家唯一的一条根,我才这么犹豫的。

我是想,我们不行动的话,司机本来就是绝症,我们都谈好了条件,他就是醒了也不见得会说什么,他自己活不了多久,他是牺牲自己成全了老婆和孩子,他的那种感觉我能理解,如同我现在一样,我就愿意承担失职之职,顶多几年就出来了,真要被他们下了套,我策划这起车祸的事情就坐实。

兄弟,你既然担心,我还是会派人去的,但是我觉得我们稳着不动好。反正明天调查的结果就是我的失职,我自己主动认罪,主动把责任全部承担起来,我们的头儿也会借坡下驴的,这是一种最把握最安全的打法,我觉得是这样的,你说呢?”谢郝铮一脸期待地看住了马明多,他还是希望马明多能听他劝,能忍一晚上。

马明多听着谢郝铮如此一说,也觉得是个道理,主要是谢郝铮现在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他和方胜海,如果真是这样,他倒觉得这些年没白给谢郝铮那么多钱财了。

“谢哥,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只是你真的愿意背这个责任?你想好了?进去后,丁长林那小子一定会想办法逼你开口,你能抗得住里面的那些用刑?那些刑很惨人的,你、我是搞这一块的,很清楚那些有刑是怎么一回事。”马明多一脸忧心地看着谢郝铮问着,不是他不相信谢郝铮此时的真心,而是他担心谢郝铮进去后,抗不了多久。

那些招术马明多不知道在多少人身上用过,没几个人抗得过三天的。丁长林那小子能抗那么久,马明多至今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铅笔小说

style_bm();就在郭江艳那般为朱集训伤感时,丁长林已经和孙琼还有李承全汇集在一起,丁长林也去了重症室,他是故意去重症室的,他相信无论是谢郝铮还是谢郝铮下面的的人,对于丁长林长啥样子估计是一清二楚了,他守在重症室这边,等于在告诉方明多,人就在重症室里。

孙琼和李承全也在这边,太平间那边是江吕兵重新派的人,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大家都在焦急地守着这个司机。

此时的马明多和谢郝铮一个要晚上做掉司机,一个要再等等,万一司机醒不来呢?医生说醒过来的概率不是很大,如果今夜没醒,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也是有的,反正司机的大脑是受了严重震伤,就算醒过来也不能再如从前那般利索,这样的一个人说的话都很难成为证据,所以谢郝铮不愿意再冒险。

“老马,我们等一晚,走走看。或者你给老方电话,请示一下上面,真要出啥事情,有上面罩着,我们在大树脚下好乘凉,我们两个在这里商量来商量去不管用啊,哥们。而且想做掉丁长林那小子,他去了靖安市不就是你的天下吗?随时有机会。

老马,我们太急了,应该让这小子去靖安市再做掉他,那边都是你们的地盘。省里的事情现在也难说了,那些大佬们也是四分五裂的,你们的靠山现在还能不能撑得住?你问问老方再说啊。”谢郝铮看着马明多如此说着。

“问个屁,老方指示我必须除掉司机,自己想办法。我再给他打电话,他会训人的,这点事都办不好,我怎么回去见他啊。你不去,我自己带人去。前怕龙,后怕虎,能成就个屁的事。”马明多气呼呼地说着,他要是不把这个司机解决掉,他今夜就别想睡个安稳觉。

“老马,你怎么就这么急呢?等一晚不行吗?”谢郝铮急了,别说丁长林守在重症室,就是没守在那边,人被弄死了,也与谢郝铮有关系,孟光辉那边铁定怀疑他。

“你要是怕,我自己行动,这事你别管了,就当我没有找过你。”马明多生气了,瞪了谢郝铮一眼。

谢郝铮也怕把马明多逼得狗急跳墙,他这些年确实在马明多那边拿了不少好处,马明多这人说义气也义气,说翻脸也会比翻书还快,钱的事情上,马明多是没亏他,可他要是不替马明多把事情办好,就马明多下手无情的人,第一个会把谢郝铮给供出来的。

“还是我行动吧,我找人去解决,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至少被发现的话,也只有我这边失职。不过,兄弟,如果我失手了,被孟光辉给弄进去了,我家老老小小你可要替我照应着,除了我的家人,我在外还有个女人,她替我生了一个儿子,住在胜利路那边,这是她的电话,兄弟,你存好了,我儿子才三岁,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她们母子,不能让我家那位知道了,我父母这些年都靠家里那位在照顾着,经济上家里目前不缺什么,但是我怕自己进去了,他们会被人欺负,你还得罩着他们。”谢郝铮一脸办后事的样子,无奈而又悲伤地看着马明多说着。

马明多一见谢郝铮突然说这样的一些话,又是意外,又是感动,走到他身边,重重地给了他一拳头,然后说道:“兄弟,别说这些丧气话,凭着我们的身手,丁长林那小子也不是对手。再说了,你不要用你们的人去,弄些刑满释放的人去办这种事,手脚利索的,你想想身边有那些,现在就叫过来,我来安排他们如何行动,我就不信丁长林那小子能把重症室守成铁桶。”

“唉,兄弟,你还是没明白哥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无论是谁今晚下手,孟光辉都会盯着我不放,只需要查一下我家的开销,就能明白我的收入不正常。你嫂子长年不工作,我爸、妈长年吃药,我家那个丫头也不是省油灯的,在大学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苹果一出新款,她是铁定要一台,不买是吧,她就威协她妈卖身,养了这样的一个丫头,如同豆腐掉灶灰里去了一样,拍不得,吹不净。

兄弟,哥也不是说不帮你,实在是哥上有老,下有小,而且儿子才三岁,那可是哥的全部希望,也是我们谢家唯一的一条根,我才这么犹豫的。

我是想,我们不行动的话,司机本来就是绝症,我们都谈好了条件,他就是醒了也不见得会说什么,他自己活不了多久,他是牺牲自己成全了老婆和孩子,他的那种感觉我能理解,如同我现在一样,我就愿意承担失职之职,顶多几年就出来了,真要被他们下了套,我策划这起车祸的事情就坐实。

兄弟,你既然担心,我还是会派人去的,但是我觉得我们稳着不动好。反正明天调查的结果就是我的失职,我自己主动认罪,主动把责任全部承担起来,我们的头儿也会借坡下驴的,这是一种最把握最安全的打法,我觉得是这样的,你说呢?”谢郝铮一脸期待地看住了马明多,他还是希望马明多能听他劝,能忍一晚上。

马明多听着谢郝铮如此一说,也觉得是个道理,主要是谢郝铮现在愿意牺牲自己来成全他和方胜海,如果真是这样,他倒觉得这些年没白给谢郝铮那么多钱财了。

“谢哥,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只是你真的愿意背这个责任?你想好了?进去后,丁长林那小子一定会想办法逼你开口,你能抗得住里面的那些用刑?那些刑很惨人的,你、我是搞这一块的,很清楚那些有刑是怎么一回事。”马明多一脸忧心地看着谢郝铮问着,不是他不相信谢郝铮此时的真心,而是他担心谢郝铮进去后,抗不了多久。

那些招术马明多不知道在多少人身上用过,没几个人抗得过三天的。丁长林那小子能抗那么久,马明多至今还觉得不可思议呢

铅笔小说

style_bm();

谋局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